法王開示: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傳記


課程:第一世法王杜松虔巴傳記
教授:尊勝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地點: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



時間:20131205



藏譯中:倫多祖古



達波噶舉的創始人:岡波巴大師的繼承者,在他的眾多弟子之中最為出色的弟子之一便是杜松虔巴,所以,今天簡要跟大家講一下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的傳記。
為什麼要講這個傳記?我昨天已經跟大家講過了,因為今天是 杜松虔巴的圓寂日,雖然他的出生月份不太明確,但圓寂年月是都很確定的,因此每年都有對杜松虔巴的薈供日,後來大家才創辦出這樣一個紀念日法會。
但是有一段時間,大家並未特別注重圓寂日的薈供,那段期間中,很少有這樣的法會典禮,後來現在這個階段,又變的比較興盛了,以這樣的供養法會來紀念他。
在續部論典之中所講的,對具德上師的出生、轉法輪、講法、圓寂以及調伏眾生等的時間點,弟子若能準確無誤的記住,並在吉祥日當天,若能利用機會來祈禱修法,將會比平常的修法更為殊勝,你的修法(功德)可以翻倍增長。
因此,在經典之中也講述過,若在佛祖釋迦牟尼佛的四個大的節日,我們去修法的話,修法(功德)也可多翻成千倍、萬倍。因此,在杜松虔巴的圓寂日的今天,若能在這麼吉祥的日子裡,講解一下這位具德上師的傳記的話,對自己積累福德資糧,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上師傳記是為傳達修法竅訣
「具德上師的事蹟」,我們稱之為「傳記」,因為具德傳承祖師對自己所傳授的真實無誤竅訣是什麼呢?也就是在他的一生之中,不管示現了什麼樣的傳記、什麼樣的教言,都是為了傳達如理如法的修法竅訣。
因此,對隨行徒眾而言,就可以看上師的傳記,並不是僅是口上念一下傳記而已,而是要在上師的身、口、意之中,如同正法經典所講的一般,將上師的身、口、意視為清淨的所依,然後去修學,才是真實無誤的精髓和竅訣。希望大家能基於如此思維,來聽一下簡傳。
首先要講「前傳」,因為我對歷史不是很嫻熟的,沒辦法如理如現、生龍活虎地呈現給大家,但我還是會盡力地為大家講解杜松虔巴的簡傳,希望大家因此有些了知。
像我之前所講的,岡波巴大師索南仁謙在<<三摩地王經>>也授記過,在授記之中講,他有四位殊勝的弟子,其中一位弟子就是第一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杜松虔巴。
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是在顯密所有經典中,都共同授記的一位有名的大德,細節暫時不說,他是一位沒有爭議、大家都公認的大成就者,就像尤紮巴大成就者在伏藏法中曾授記的,杜松虔巴是「第六佛、獅子吼佛」。
總之,杜松虔巴擁有不同於他人的殊勝願心、加持及勇氣,他依靠這樣的願心、勇氣和加持,創辦了「噶瑪噶舉派」,或稱「岡波涅囊派」或是「岡倉派」,開創了這樣一個總派的傳承。
康祖天津曲吉尼瑪曾說過:由岡波巴大師月光童子傳承下來的達波噶舉中,包括跋絨噶舉、采巴噶舉、噶瑪噶舉、帕竹噶舉,是「噶舉四大八小」中的四大教派。而在上個世紀,跋絨噶舉法源的歷史之中,也曾記載說,「噶瑪岡倉」是噶舉「四大八小」的「四大」之一。
由此可見,這「噶舉四大八小」的名稱,是從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還沒出世降臨時,就已存在了,並不如同現在某些研究人員所主張的,說「四大八小」此統稱是從蔣貢康楚仁波切才開始,我覺得不是這樣。
「黑寶冠持有者」「噶瑪巴」名號之淵源
總之,由杜松虔巴傳下來,傳到噶瑪巴西,再到噶瑪巴讓炯多傑……的噶瑪巴的轉世,就如同 蔣揚欽哲旺波仁波切所講的,實修傳承的精髓是「噶瑪噶舉派」。從開創至今,已經九百多年了,在這麼長的時期中,主要持守法教的是噶瑪巴,以及分為紅帽、黑帽以及噶舉的法王子等等,有很多持教的善士,但在其中最為殊勝的頂嚴,就是歷代的噶瑪巴。
在歷代噶瑪巴的傳承中,有一種說法,是將杜松虔巴視為第一世,但也有一種另外一種主張。我們所稱的「噶瑪巴」這名號,最初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這是這種說法的重點。
現在從噶瑪巴杜松虔巴的教言中,我們可透過他的上座弟子所著撰的<<杜松虔巴>>的傳記中,談及杜松虔巴有包括「達瑪格諦」、「確吉紮巴」、「康巴鎢斯」、「康巴斯沃」、「喇嘛紮巴」等等的名號,或者是「喇嘛涅囊巴」、「楚布巴」、「杜松虔巴」等等,有很多不同的名號,這些名號是什麼時候得到的?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名號?雖然有很多的記載,但是關於「噶瑪巴的名號」周邊資訊,在傳記中並未非常明顯地表達出來。
在當時候所出現的祥察巴、直貢較巴吉丹松袞、巴絨達瑪旺丘、直欽林惹巴、占巴嘉惹及這些與杜松虔巴有關的上師傳記之中,可以看到稱他為「喇嘛涅囊巴」、或是「喇嘛楚布巴」、但是不會明顯的稱他為「噶瑪巴」。
還有在第二世噶瑪巴:噶瑪巴西曾說: 「我就是著名的『噶瑪巴』。」,這也就表達了「噶瑪巴」這個名號,是從噶瑪巴西才開始出名的,在之前並非眾所週知。
總的來講,所謂「噶瑪巴」這名號,以歷史或大家的認可來講,若是由第二世來開始算的話,就比較合理如法。
但是以法源歷史所講的,噶瑪巴杜松虔巴在十六歲時,在嘎扎寺出家,當時天空中曾出現十萬個空行母,並將以她們頭髮織而成的寶冠,賜予噶瑪巴,並給「噶瑪巴」的名號,因此可推論,在當時,「噶瑪巴」應該是杜松虔巴的秘密名字,直到第二世:噶瑪巴西時,此一密名才成為眾所周知的名號。
例如第三世噶瑪讓烱多傑的密名,也是第四世真實的法號,以這樣的說法方式計算 。所以在杜松虔巴的淨相中,他秘密法名就是「噶瑪巴」,但是真正成名問世是由第二世噶瑪巴開始的。因此,這兩個說法,我也不覺得有任何矛盾之處。
然後有一些學者說,噶瑪巴杜松虔巴創建了噶瑪寺,所以歷代噶瑪巴才會有「噶瑪巴」的名號,也有這樣一種說法,但此論典並未有很確定的理由證據,成立與否還有待觀察。
還有另一說,是在杜松虔巴創建噶瑪拉丁寺時,他才有了「噶瑪巴」的名號,但是噶瑪拉丁寺創建者並非是杜松虔巴,而是攘瓊多傑,在他的傳記之中曾清楚記錄,因此這個觀點是不成立的。
總的來講,第一世噶瑪巴,或者是具足噶瑪巴名號的,另一說是關於「黑帽者」的說法,這是因為噶瑪巴有一個黑寶冠,很多學者主張說,這個「寶冠」,就是從明朝永樂皇帝供養給噶瑪巴的那一頂事業寶冠,並沒有特殊涵意,但是早在噶瑪巴杜松虔巴時期的時候,當時並未有任何國王和皇帝供養過任何法帽,但在他淨觀之中就已出現黑寶冠。
比方說在噶瑪巴西於<<教言偈>>開示中,講到說: 「杜松虔巴與薩惹哈尊者是無二無別的。 」因此他也就戴著和薩惹哈尊者一樣的黑帽。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在他的<<瑜伽續>>的釋論之中曾說: 「噶瑪巴讓烱多傑是持『噶瑪巴』名號的第二位,持『黑帽者』法號的第三位。 」所以這個說法像是在對歷史做了一個總結。
所以說噶瑪巴讓烱多傑是持黑帽的第三世,卻是噶瑪巴的第二世。因為從第一世起,「噶瑪巴」的名號還未特別聞名,因此第三世讓烱多傑。才會成為第二世噶瑪巴,有這樣的一種說法。就這樣,不再細說了。
在岡波巴大師八百位大修行人弟子之中,脫穎而出的,有「康巴三人」,一位是康巴多傑,也就是帕莫竹巴多傑賈波、一及薩東修貢,另一位是「康巴白頭」康巴鄔森。為什麼稱他做康巴鄔森?由於他是少年白,因此稱他做「康巴白頭」康巴鄔森。
杜松虔巴的臉就像猴臉一樣,在他圓寂後,岡洛紮瓦曾在噶瑪巴的床榻,塑造過一座噶瑪巴的銅像,在文革期間還沒被毀壞前,都可見到,他的下顎像猴子一樣,是非常的凸出來的。
這是因為在久遠以前,杜松虔巴前世時,曾對一個比丘說: 「你的臉像一個猴臉一樣。 」因為這樣一個謗僧的因緣,所以他後來五百世都生為猴子,而這一世是最後一世異熟的果報,所以他的臉也 長得特別像猴臉。
一般我們從唐卡之中,看到杜松虔巴的臉色是帶些淺青,但在第八世大寶法王米覺多傑所塑造的唐卡之中,杜松虔巴應該是比較接近黝黑的。
少年「格佩」善現神通
杜松虔巴在西元一一一零年,出生於多康甘孜朱霍地區,據說他的家族是非常有錢富足的,母親名字叫拉拓薩岡江,為什麼叫做拉拓薩岡江?有的人說是其母的故鄉、出身地是在拉拓,也就是我的家鄉,總之是從另外一個地方搬遷到甘孜,最後成為富有家族的佣人,這個佣人跟杜松虔巴的父親崗巴多傑貢波有了關係,最後就生出了杜松虔巴。
有的人說杜松虔巴的祖父東波西讓貢波才是真正的父親,但這說法是沒有任何根據的。總之經過很一段時間後,父親的家族知道這件事,就將杜松虔巴的母親趕出了家門,因為她只是一個佣人,被他的家族趕出去後, 就只能住在周圍的破房子裡 。
有一天,他的母親在下田做農務時,肚子出現一個聲音:「快回家吧!我快要出生了! 」他的母親就很快地急奔跑回家,據說至今這個地方仍有田地,被稱作「發聲田」,也就是杜松虔巴在這個地方發出了聲音。
而在杜松虔巴出生的房間、在剪臍帶時,留下的血跡處,也造有一座佛塔。杜松虔巴小的時候又名叫格佩,就是「善增」的意思。因為是個兒子,所以父親家非常的開心高興,又開始重新照顧母子倆。
總之杜松虔巴在出生時,出現了很多瑞相,很多人就跑到他出生的地方來朝拜他,就說是「崗巴多傑貢波的兒子」很有名而去朝拜他。
他的父親平常都會修持吉祥天女,有一次天女出現在他的淨相之中,天女告訴父親:「如果你太張揚自己的兒子,那麼他就會有很大的障礙!』因為太有名了就會對小孩有很大的障礙,因此,他的父親就對外說,我的兒子已經去逝了,讓大家都以為說多傑貢波的兒子死了。
現在甘肅省有一個地方,用中文講叫做「临洮」,是一個很大的商貿中心叫做临洮,就是我們現在講的絲綢之路、絲路,是萬人都聚集的一個廣大的集市。
格佩七歲的時候,和其他伙伴去了那個集市做買賣,之後又回來去其他集市做鹽的生意,他的家族的財產比之前還更為富有。
但是在有些傳記中記載,杜松虔巴曾向「喇嘛比若」求學瑪哈嘎拉的修法,這位喇嘛比若上師去漢地的時,皇帝為了試探他,曾給他喝了一碗水銀,因為當時的國王沒有善待他,因此他就回到了藏地,在藏地傳法。
所謂巴增他沒有一個具體的傳記,杜松虔巴在他的覲前求受過怙主瑪哈嘎拉的修法。同一時間,杜松虔巴的父親以及祖父,這兩位舊譯寧瑪派的修持者,他們一直在修學閻羅的修法,也把吉祥天女的修法傳授給格佩,格佩因此出現很多淨相。
格佩八歲的時候,一位羅剎來到在他的覲前, 說他在此地降服了羅剎女。並將羅剎女轉化為金剛亥母的形象。在杜松虔巴的傳記有講, 有調伏羅剎女的方到現今仍是一個有名的聖地,人們若去此聖地前燒香求拜,就會下雨。
在他十一歲的時,當時在朱霍地方出現了重大紛爭,很多人請求多傑貢波前去調和,但是父親就說,我無力調停如此大的鬥爭,還是叫我的兒子去吧,於是,就叫兒子去修法。格佩就去修持法門,成功阻止了這一場大鬥爭,當時大家就說,「多傑貢波的兒子真是有大神通啊!」
從很小的時候,格佩都會去放羊。放羊的現址名為瑪迦庫,當地仍有很多大石頭上,留著杜松虔巴的腳印和手印,及他挖掘伏藏所湧出的長壽水,有多處類似這般的聖地。有時他在放羊的時候,鄰居家的小孩捉弄他的話,格佩就會示現神通,讓鄰居小孩扔出的石頭平息掉,因此這些示現神通的地方,至今仍聞名四方。
在惹瓊巴上師的傳記中,格佩九歲的時候就娶妻結婚了,但是我覺得所謂的「結婚」,就是我們講的這種從小約定的「指腹為婚」吧!等他們長大了再結婚,這種從小的訂婚,應該沒有真正的去結婚,因為年紀實在太小了。總之在九歲時,他有一個的訂婚對象。
但是不久後,他的未婚妻覺得格佩長的太醜太難看了,因此很不喜歡他,但又有一說是,格佩的父親有一個怨敵,這個怨敵就故意去勾引格佩的未婚妻,因此他的未婚妻就跟對方私奔了。
當時格佩非常的失落,心情糟糕透頂,由於他對吉祥天女修法駕輕就熟,而且具足神通,因此他就以吉祥天女的修法,去修煉誅法,他的敵人就在他修法的同一時間,被馬拖行致死了。當時他一度非常的開心,舉著旗子賽馬,表示自己已經勝利。
有的人就說直到後來,被杜松虔巴誅死的這個敵人家庭,仍因為他們祖先曾搶走杜松虔巴的未婚妻,因此還要給杜松虔巴家庭交租呢!
有一位當地的格西就曾到我這裡來說: 「因為杜松虔巴的敵人就是我家鄉的人,我要在您面前,要以四力懺悔法在您面前懺悔,為了淨除我們家鄉族人對杜松虔巴所造一切的惡行,所以我現在在您面前懺悔。 」直到現今,當地的人仍覺得祖先曾是杜松虔巴的敵人,而特別害怕遭到天譴,因此持續懺悔著。
姻緣受挫行誅法,十六歲生厭離心
杜松虔巴到十六歲時,因為最初未婚妻被搶走,然後他誅死了敵人,心情非常的糟糕,而升起了強大的厭離之心,心中升起「要捨棄今生的一切」,因此,在十六歲的時候,也就是西元一一二五年,他出家了。
杜松虔巴來到藏王松贊干布時期所建造、毗盧遮那大譯師所復興的嘎紮寺,在在阿底峽尊者的三傳弟子、丘吉喇嘛的覲前,以及噶當上師夏森格紮前,他求受了沙彌戒,戒名就是「確吉札巴」。
在很多傳記中都有提到,當時在剃度的時候,天空出現時輪的壇城,空行母將黑寶冠賜予杜松虔巴,然後授記說,你是諸佛菩薩的事業總集,當時在場的師徒全都有現見這樣的淨相。之後,他的頭頂一直戴著這頂黑寶冠。
兩年之間,他在堪布丘吉喇嘛前求授噶當派的教法,在阿底峽尊者的首座弟子格西紮惹瓦以及格西紮惹瓦的弟弟覲前,求授了很多噶當派的教法,然後還在嘎紮寺修建了很多僧舍,讓寺院得以興盛。
當時所謂的「衛藏」,也就是中藏地方,被稱為是「佛法的源泉」,所依在安多和康區的很多修法者都會到中藏去求學。西元一一二八年,確吉札巴、也就是杜松虔巴十九歲時,聽聞到「堪布夏瓦確吉森給」的名聲,他就想「我一定要拜見這位上師!」,由於心中升起強烈想要拜見之心之故,他從朱霍地區出發前往中藏。
在他出遠門的時候,家鄉的人們非常的傷心不捨,為了安撫他們,杜松虔巴把他小時候穿的羊皮襖和一雙鞋,送給當地的群眾,後來建成了羊皮襖塔,現在也依然可以見到。
現在在康區朱霍地方,也就是甘孜縣生康鄉莫窮村中,至今都有杜松虔巴的後代,在杜松虔巴的出生地,還留有眾多他的加持品,以及羊皮襖佛塔、發聲的田等,所以,你們想去朝拜的話,就一定要去朱霍這個地方。
康巴三士的相會
杜松虔巴十九歲時,聽聞到「夏瓦確吉森給」的名聲,從康區朱霍出發前往中藏拜見上師,二十歲時,他抵達中藏堆龍、現在是拉薩市堆龍縣這個地方,他在當地噶當寺的佛學中心裡,遇到了阿底峽尊者的上首弟子莫列比西饒。
這座在一一七三年創建的寺院,在夏瓦確吉森給時期非常興盛,當時堆龍桑浦寺的住持嘉瑪瓦,與他的弟子夏瓦確吉森給,杜松虔巴在這兩位師徒下,求授了<<釋量論>>等中觀自續派的法教。
同時,帕莫竹巴和帕莫多傑嘉波在二十歲的時候,也來到了中藏桑浦,他們就會面,據說「康巴三士」就在這個地方會面。但是也有一種說法,說「康巴三士」是在德格縣的後方聚首。但有人說,那是因為「康巴三士」一起去了中藏,回程才到德格,但這好像有些說不過去,因為在帕竹多傑嘉波傳記中,有兩種說法,第一是他到了中藏後有再回康區,第二種是他後來並未回康區的兩種說法,依照歷史來講的話,應該沒有回康區,總之在桑浦當地,「康巴三士」成為很多人關注的對象。
西元一一一三年時,在尚未覲見岡波巴大師前,杜松虔巴先去朝拜夏惹瓦、噶羅札瓦等上師,並在這些上師覲前,做了十年聞思的修學。
他首先去朝拜了格西夏惹瓦尊者,當時在西藏,西藏中觀論的開創者巴察洛譯師剛從印度來到中藏,弘揚中觀應成派的觀點,當時雖然沒有聚集很多人,但是夏惹瓦特別看重他的觀點,因此就把自己的弟子都送去巴察譯師前,求授中觀應成派的見解教法,因此他也就變得非常有名。
當時杜松虔巴也被派到巴察譯師處,去求授龍樹菩薩所傳授的中觀應成派的觀點。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 說:「巴察譯師傳授從導師釋迦摩尼佛傳授下來的教法,第八世噶瑪巴所著做的「達波傳承實修車」中說:巴察譯師叫杜松虔巴要真實的守持中觀應成派的見解,所以真實地傳授給他,因為是親傳,所以在對中觀應成派的歷史上是舉足輕重的大事。」
當時在金剛座、也就是這裡菩提迦耶,有一位印度菩提迦耶的住持,叫做多傑滇巴,他持有一個從龍樹菩薩傳下的白法螺,他聽聞說,真正的佛教在西藏,所以他就生念說,把白法螺給西藏的薩惹哈的轉世吧!因此把白法螺寄給了杜松虔巴。
值遇上師岡波巴大師
之後在桑浦寺時,杜松虔巴依止喇嘛上師瑪德增作為親教師,然後在他的覲前求授了比丘戒。之後就值遇了岡波巴大師。
杜松虔巴在三十歲的時候,非常想去見岡波巴大師,因此去到了達波地區,覲見岡波巴大師。在路途中,因為聽聞格西夏哇林巴及岡楚兩位上師,他先去朝拜了這兩位上師。
夏哇林巴是噶當派的上師,岡楚是授戒的上師,但是這有很多觀點說法,但是岡楚是岡波巴大師哥哥的兒子,也就是岡波巴大師的侄子與首要弟子,因此岡波巴大師曾說,岡楚和他無二無別。
當時岡波巴大師的許多弟子都也成為岡楚大師的弟子,杜松虔巴最初覲見岡楚的時候,岡楚化現為白度母的形象。就在岡楚大師覲前,杜松虔巴求授了四諦的教法。
有一些傳記也講,能去見岡波巴大師,也是由岡楚大師所引薦的,杜松虔巴就到達拉岡波這個地方,而抵達後,岡波巴大師在接下來的兩個月之中,都沒有允許杜松虔巴的覲見。
現今有很多外國弟子說,我已經到這邊幾天了,為什麼還不讓我覲見?就會跟我提很多意見,但是我覺得他們應該好好去翻一下這篇傳記,杜松虔巴曾有兩個月都見不到岡波巴大師。
還有一個相似的歷史,就是岡波巴大師去見密勒日巴大師時,他也等了半個多月。岡波巴大師去見密勒日巴大師之前,密勒日巴大師事先已經知曉,並對弟子們說,有一位要守持、守護弘揚我法教的弟子要來了,他的名字叫達波醫師,如果誰最先去接引他的話,就可投生極樂剎土。因此大家爭先恐後的想要迎接到這個人。
岡波巴大師去問密勒日巴大師一位女弟子,這位女弟子回說「噢!上師說的好像就是你,你還沒來,密勒日巴大師就已經吩咐只要誰接引,就可以投生剎土。」岡波巴大師因此覺得「噢!我可能是很重要的人」,升起了這樣的傲慢心,就因為這一念傲慢心,密勒日巴大師在半個月都沒有接見他。
然後杜松虔巴在等了兩個月後,第一次見岡波巴大師時,由於確吉札巴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僧人,而且他的家鄉很遠,無法攜帶什麼可供養的金銀珠寶,全身只有十個哈達和一朵花,他就全數供養了,這裡講的哈達應該就是我們現在拿的這種哈達,供養十個哈達和一朵花,請求賜與引導文教授。
岡波巴大師最初就傳授簡要的噶當派的教法的,岡波巴大師說「我在修這個法,你也去修這個法」,並未傳授他任何大手印的祕法教法。當時所住的地方都是由上師岡楚幫他打點吃、住。有一個說法是岡楚和岡楚的弟弟岡穹,不知道真正照顧杜松虔巴的人是岡楚還是岡穹,有待觀察了。
岡波巴大師在灌頂的時候,杜松虔巴就真實現見了本尊,之後岡波巴慢慢開始傳授密續的竅訣,杜松虔巴也逐漸的就成為大師一生之中,最主要的上首弟子。
杜松虔巴求受到很多竅訣,修學時,在九天之後就升起了暖位,不需要穿很多衣服,僅穿一個白布單衣,但在苦修的九個月間,手裡的汗從來沒有乾過。為繼承祖師們的傳承,岡波巴大師讓康巴鄔森也繼承祖師的教言,前往偏僻的山間修行,在帝浦修持了四個月、帕末芝修持一個月,總之在寂靜的山中修持了五個月 。
在氣脈的修持時,很多殊勝的現象,並有了一些了悟,如同在雲層中稍微看見太陽一樣,稍微現見了法性。他又再次回到岡波這個地方,修持了三年。當時在岡波山間修行者約有九百人,他在其中脫穎而出,獲得了「最能修持」的盛名。
岡波巴大師又派杜松虔巴到沃喀、現在的桑日縣沃卡的地方,也就是宗喀巴大師閉關之處去修持。由於岡波巴大師曾在沃喀修持了七年之久,此地是他升起大手印真實見解的非常殊勝的聖地。康巴鄔森也依照師命,前往修持,他在山洞中修持時,曾遇非人來搗亂說: 「你不要到這洞裡住了,因為我的兄長馬上就要來了。 」
在山洞之中,杜松虔巴覺得肯定是住在山洞中的魔鬼,但之後在山洞中修了一年零兩個月,並未受到魔鬼的干擾,心中也升起殊勝的見解,他說:「噢!上師鑒知!」後,跑到上師處,供養上師,並將自己所有的見解報告給上師聽。當時岡波巴大師住在達波寺院,大師聽完回答說:「喔!康巴鄔森!雖然我寄予你很大的希望,看來是我是錯了,你還是繼續去修持吧! 」
康巴鄔森就想:「我這個修持,我有很大的信心我很確定,應該沒有錯吧?但是這既然是上師的教言,我還是依教奉行,再去岡波山間修持吧!」
上師授記永斷輪迴
他就又再修持了六個月,期間他也沒有升起比之前更殊勝的見解,見解還是跟之前一樣,因此,他又跑到上師覲前去說:「就算我觀修一百年,也不會生起比這更為殊勝的見解了,沒辦法升起比這更高深的見解,就算是錯的,我也要去這樣修了,我覺得是正確的。」
這時由於他已升起非常大的定解,因為最初升起了非常殊勝的見解,外在更生起很大的定解,這時岡波巴大師非常的高興歡喜,大師就把手放在康巴鄔森頭上,授記說: 「兒啊!你已經斷除輪迴了。 」岡波巴大師就說: 「從現在開始,你已經永斷輪迴了 。」
然後康巴鄔森秉持上師的教言,而去中藏地方化緣。有的傳記歷史是講,他就沿路一路行至現在的不丹,但是因為路途遙遠,所以無法確認是否真實。他還到了日喀則良木縣,及吉隆等地,也就是密勒日巴大師的出生地。
康巴鄔森可能是來此處尋找密勒日巴大師的弟子,總之,不管是刻意去尋找,或是碰巧遇到,他在此地值遇兩位密勒日巴的沙彌弟子。
在比較年輕的沙彌處,康巴鄔森求授了密勒日巴大師所傳授的教法。密勒日巴大師有一名為「能吉傑比卓密」之女弟子,她是密勒日巴大師在世時保護經書的女弟子,康巴鄔森在她覲前也求授了很多教法。此外還有在密勒日巴的十二大弟子中的一位修行者處,廣泛求授了教法,並生起了極大見解。
就像在現今第八世大寶法王米覺多傑所著,康巴鄔森在林嘎瓦及慈燈前求授很多教法,這位林嘎瓦本來是強盜的頭目,後來遇到密勒日巴大師後,才成為大修行者,為四大弟子之一,惹瓊巴的法友。
之後,康巴鄔森在惹瓊巴的法友覲前求授了很多教法,並在密勒日巴大師的七位弟子之中求授了教法,也就是岡波巴、惹瓊巴、林嘎瓦、能吉傑比卓密、澤莫南卡薩珍、兩位沙彌全部加起來七位。
然後康巴鄔森又來到中藏,路途中在很多上師覲前求授了很多法,在絨巴嘎格覲前求了很多法教,還有馬爾巴大師四大弟子之中的美東聰波的弟子蔣莫巴卡瓦處,求授了<<二續品>>, 然後在馬爾巴大師的弟子沃多德、也是薩迦貢噶寧波大師的弟子,同時是這兩位上師的弟子,他跑到多傑森給覲前求授了薩迦派道果法,在他的教法之中,依止了九位大成就者的上師,其中有岡波巴、岡楚、惹瓊巴、直貢瓊巴、札惹瓦、大成就者宗巴、巴欽嘎羅、喇嘛阿森、貝若等九位大成就者。
當時在中藏的時候,康巴鄔森依止了很多無分別教派的上師,求授了很多教派的法教,然後到彭玉去修持。
有很多人看到康巴鄔森可以真實無礙的穿過岩石,因此被很多人尊稱作是「岩石上師」。他又回到了岡波,在岡波巴大師覲前求授了非常甚深的竅訣。
現在我們講的阿努那嘉邦藏印的邊界, 遇到門隅王的嘎通王,岡波巴大師叫他去門隅去修持,當時門隅很缺鹽巴,他就供養門隅王五袋鹽巴。門隅王有一位王后是藏人,因為覺得是藏人同鄉,且同在異鄉,王后就幫他翻譯。
在門隅有一處蓮花生大士的修行聖地,杜松虔巴就到此處聖地去修持,據說往昔岡楚大師也在這個地方修持過,當他在山間修持時,所有的衣食都是門隅王所供養的,杜松虔巴在此時期做過很多道歌,至今在杜松虔巴道歌集中,仍看得到。
至此,杜松虔巴就和門隅結下甚深因緣,從杜松虔巴開始,歷代噶瑪巴和門隅有了非常悠久的歷史淵源了。然後他回到中藏,在很多的山間和林間修持,他僅著一件單衣修拙火定,周圍的雪都被他的拙火定所融化了。
自惹瓊巴上師處獲得「黑庫傳」
然後杜松虔巴就到惹瓊巴所在處,去朝拜惹瓊巴,在果倉林巴傳記所講的,惹瓊巴當時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個非常醜陋的女人來告訴他:「有一個化身要來見化身了。」他夢醒就在想,什麼叫「化身來見化身」呢?
在想著的時候,這時有人來通報「康地來了一個僧人」,因此惹瓊巴就去問他「你是從何而來?」,杜松虔巴就說「我是從朱霍來的」,並在惹瓊巴覲前住了四十多天,求授了<<那洛六法>>以及許多甚深密法,同時,他對梅紀巴所傳下的諸多甚深教法有疑問之處,也一一請教惹瓊巴。
據說在很多傳記中記載,杜松虔巴有多次面見惹瓊巴,在我們噶舉四大八小教派之中,真正見到惹瓊巴的創派人只有杜松虔巴。
在噶瑪巴穰炯多傑所做的<<密勒日巴傳記>>也就是「黑庫傳」之中,杜松虔巴在惹瓊巴覲前,求授過密勒日巴大師傳記的口傳,所謂密勒日巴大師的傳記叫做「黑庫傳」,是並非所有人可看的一個密傳。
中間有很多過程,我覺得時間也快到了,跳過中間一段。
杜松虔巴之後又去見了岡波巴。有一天晚上,康巴鄔森攙扶著岡波巴大師回到大師的寢室時,那天晚上他們師徒,可能有岡楚,他們三位師徒就一起促膝長談,杜松虔巴就跟自己的上師岡波巴大師,一一講自己朝拜這些上師的事蹟,岡波巴大師就說:「噢!你有這麼殊勝的上師啊!」
然後岡波巴大師又說:「密勒日巴大師有非常殊勝的功德,但是他從不會對自己的功德心生傲慢之心,既使半點也沒有,一般所謂的修行者不能因功德升起傲慢之心。」對他講了很多佛法開示直到深夜。
不久以後,岡波巴大師把從密勒日巴大師傳下來的升起次第、圓滿次第,所有教法,無餘的傳授給杜松虔巴。但是有的傳記講的岡波巴大師只傳授給了杜松虔巴。
岡波巴大師就授記給杜松虔巴說:「你應該未來事業會如何,要到岡波涅囊這個地方,這地方我本也想去,但是我現在腿腳不方便去,所以你就代為師去吧,這樣你未來的事業法教,會傳遍整個藏地。」
岡波巴大師與「康巴三士」
當時據說岡波巴大師有五萬一千六百多位弟子,在大師圓寂的前三年,帕木竹巴聽聞到了岡波巴大師的名號,也來到大師前求法,他們「康巴三士」再次在岡波巴大師覲前相遇,並成為大師的三位上首弟子,當時他們修持的山洞,現今也流傳於世,供人們去朝拜。
有一天,岡波巴大師規定三人去做帽子,康巴鄔森想了很多天,想著說:「做一個帽子?我一定要做一頂非常莊嚴、好看的帽子。」他就縫製了一個非常莊嚴的帽子。帕木多傑嘉波想著緣起法,做了一個非常大的帽子。沙東休岡則很奇怪,他失蹤了幾天,等到上師說「把帽子拿來」的時候,就急促的隨便做了一個帽子,戴著帽子到上師面前。
上師看完每一個人的帽子說:「康巴鄔森,你的帽子非常的莊嚴,你的事業傳承將非常的清淨。帕莫多傑賈波,你的帽子非常的大,所以你的事業也會非常的廣大,沙東休岡,你的緣起有點顛倒了,有一點失誤,所以你的事業不會太過廣大,只能聚集很多非人的弟子,所以你的事業不會在人間有很大。」現在我們岡倉派不是有一種花帽嗎?據說是從那時候傳下來的。
有一個故事是講,沙東休岡是一個看起來非常的奇異的人,是那若巴的傳承持有者,他隨時想著上弦月、下弦月,不斷提醒自己要記住這些時日,因為要做金剛亥母的灌頂。
「康巴三士」有次想在上弦月、下弦月時,做金剛亥母薈供,他們就說,這幾天是一定要戒酒的,不要破了這個戒,還是算了吧。但是勸不動沙東休岡。於是,在上弦月的一號,他們三個人想著,若結伴同行,只會拿到一碗的青稞,若分別輪流去領,就可以拿到三碗,因此他們三人就一次一次的每人去了三,去,總共拿到了九碗的青稞,於是,開心地去熬製青稞酒。
岡波山是森林密佈之處,帕木竹巴就把山後的木頭,像牧羊一樣,趕著林木,沙東休岡接著觀修氣脈,用手指將風都引下來生火,杜松虔巴則用魚網提來滿滿德水,煮好後,他們開始喝青稞酒,之後他們三人興致慢慢地增加,就開始唱道歌並跳著舞。
寺院的糾察師聽聞風聲,趕去斥責他們說,「你們已經破了僧人的戒,不能在這裡待下去了」,之後把他們痛扁了一頓,並要立即逐出寺院。
帕木竹巴解釋說,「我喝酒的方式就是這樣」,他並唱了一個道歌說:「我們喝酒並不是像一般人的喝酒方式。」但是糾察師就是聽不進去,叫他們今晚就走出寺院,他們只好求說「還是讓我待一晚吧!」糾察師此時網開一面說:「你們今晚可以住,但明天天一亮,你們就必須離開。 」
第二天,這三人根本沒有跟上師道別的機會,只拿著一些自己少許的行李,就必須動身離開寺院,因此他們只好朝著上師所在方向磕頭,慢慢走出幕帳、離開寺院。
當時岡波巴大師說:「我們寺院出現很大異象,不知道怎麼了。」命岡楚出去看看,岡楚走出去後,看到很多鳥都低頭在叫,很多樹枝葉子也都頭朝地,而「康巴三人」就楚楚可憐的、邊磕頭邊往後退。
岡楚大師如實向岡波巴大師報告,岡波巴大師聞言後說:「那可能是他們三人受到了懲罰,應該不需要這樣吧,他們三人是經過多世的修持,並不需要這樣。如果他們三人不住在這寺院,我也不住在寺院了。 」
因此,岡波巴大師自己也杵著拐杖,離開寺院往外面走。走了一段路後,岡波巴大師握著衣服、揮舞著衣襟,唱出「快上來吧!弟子」等句,當時就做了「回來吧」這首道歌。
岡波巴大師說:「我曾在上師面前立誓說,要弘揚大手印的教法,所以你們三個要幫我弘揚。」當時在岡波巴大師唱道歌跳舞時,在所踩到的石頭上留下了多處腳印,「康巴三士」非常的高興,就想著,「上師加持,我們可以回去了!」也在石頭上唱歌跳舞,非常開心,上師和弟子們在石頭上跳舞的腳印,至今仍然存在。
楚布寺成事業駐錫地
杜松虔巴最初聚集三人攝受弟子,就是在杜松虔巴他有身、語、意、事業、功德五個駐錫地,有人說楚布寺的後方有一個小房子,會說這是他第一次收徒聚眾的地方,但不是的,這麼小的地方怎麼傳法收徒?所謂的「最初聚集弟子地地」直西,就是在聶木縣有一個地方,是他最初攝受弟子之處,因此稱為是「事業的駐錫地」。
不久後,杜松虔巴聽聞岡波巴大師圓寂的噩耗,心裡非常的傷心,馬不停蹄朝岡波巴大師的方向飛奔而去,在路途中遇到了上師岡楚,他聽到了岡波巴大師圓寂的種種事蹟,不禁抓著岡楚大師的衣襟大哭,這時岡波巴大師就示現在天空之中。
他們看到了岡波巴大師,就想「上師為了消除我的痛苦傷心,而示現在天空之中」,康巴鄔森心中感到非常的欣慰,就在札瑪直西地方修行了八年。之後,如同岡波巴大師所授記一般,杜松虔巴來到了名為「楚布」之地,依照授記,最初創建了一個小的房間,在現今楚布寺住了很久。
然後杜松虔巴又回到康區地方,計劃回到自己家鄉。他的法友帕木多傑賈波當時說,「你不要去康區,如果你去康區就會有壽障,即便你去康區,也不要做開光或是灌頂,會對你壽命有很大的障礙。」,杜松虔巴卻說,「法友帕木多傑嘉波是非常的關心我,但是我即便灌頂、開光,我也會一直住世到和密勒日巴大師一樣的年歲」,雖然帕木多傑嘉波憂心忡忡,杜松虔巴仍有這樣的一個確信。
據說帕木竹巴大師一生沒有做過很多的灌頂,因為做很多密法灌頂和開光的話,對壽命有很大的障礙,有這樣一種說法。
然後杜松虔巴就朝著北路來到康區,在甘孜朱霍這個地方住了兩年,再創建了岡青寺院。我們所謂「噶瑪岡倉」名號是怎麼來的?就像岡波巴大師授記,在現今四川省的理塘縣,杜松虔巴去修持時,出現未曾間斷的光芒,他也生起非常殊勝見解,因此,他想著有這麼殊勝的瑞兆,一定要在此處創建一個寺院。
杜松虔巴在到達涅囊的那一年,就創建了岡波涅囊寺,因為在岡波涅囊這樣的修持與創建,據說「岡波涅囊教派」、「噶瑪岡倉教派」、「噶瑪涅囊教派」,等,就是此時期之間,從該地方傳出來的。
然後杜松虔巴雖然年事已高,但又去了中藏,據說當時去中藏有四個理由, 一個是岡波巴大師曾說,你一定要從康區回來,第二個是,你一定要供養岡波一百個黃金書寫的金字金書,第三是說要在楚布的地方創建一個寺院,第四個是他要調停喇嘛祥察巴的紛爭,就是這四個理由。
然後在七十七歲左右的時候,杜松虔巴來到中藏,當時畢竟交通不便,來到中藏非常辛苦,他不計高齡而來到中藏,值遇了直貢法王吉滇松貢。在<<直貢法王傳記>>所記載的是,杜松虔巴來到直貢寺,直貢法王前來迎接杜松虔巴,我們說有貴客來的時候,一定會準備豐盛的食品,當時他們就做了一個非常大的黃糖,來供養給杜松虔巴。
講到黃糖,第二世噶瑪巴迎接鄔金巴的時候,也是在磨搗黃糖,據說可能是這樣一個傳承,鄔金巴大師說,噶瑪巴的弟子現在非常的忙碌,我們還是等一會再去吧!因為他們在那邊在搗黃糖。
噶瑪巴西就對鄔金巴說,本來你三天前就可以到,怎麼現在才到呢?鄔金巴說,我在修直貢派的修法,噶瑪巴西說,如果你會修直貢派的修法,不如把糞便放在嘴裡,黃糖放在臀下好一些。
總之,當時杜松虔巴做了很多道歌,內容是「對我來講,吉滇松貢你是龍樹菩薩的化身」。曾有位斯里蘭卡的班智達來到藏地時,說過:「龍樹菩薩的化身在藏地。」所以他就把一個加持品送給吉滇松貢,在這之前,杜松虔巴就已經授記他是龍樹菩薩的化身。
<<直貢吉滇松貢教言集>>中,有偈文說:「岡波巴大師的駐錫地,一定需要你來守護,除了你沒有別人,我一定抓住你的腳不能走,你一定要留在這守護岡波寺」等,但是杜松虔巴沒有允許,動身回到了楚布。
他從拉薩到名為「察貢塘」之地,去見一位名為祥察巴的、修為很高的大師,這位大師雖說修為很高,但有時候覺得他好像跟其他上師作對,看到對佛法不利的人,又會用暴力方式來平息,因此在康區時,杜松虔巴有聽說對祥察巴這樣不利的話語,因此他就前去調停紛爭。
杜松虔巴抵達後,勸誡祥察巴,並給予很多的教言,之後祥察巴就遵照教言,並抓著杜松虔巴的衣服跳舞,在覲前發誓,說他永遠也不使用暴力,永遠不再起紛爭及和別人爭鬥,據說有這樣的說法。
帕木竹巴的弟子:竹巴噶舉的創始人林惹白瑪多吉也跟杜松虔巴相遇過,他曾說「一切大成就之尊杜松虔巴。」並因此做出道歌。對杜松虔巴有很高的讚頌。
至八十三歲高齡之時,杜松虔巴招集大弟子說:「你們想去哪裡就去吧!」弟子想,上師杜松虔巴可能要回康區,或者要回達波岡波寺,或可能要去什麼地方等等,但是在這三個月期間,楚布寺周圍出現很多各種各樣的瑞相。
杜松虔巴把很多的資深的弟子叫來,他說:「對我來講,屬於我的財物只有身上穿的這身衣服和一袋糌粑,其他的黃金、松耳石、牛、馬全部都歸於寺院和僧人,就給修法的僧人吧!我死後,你們就在楚布寺再住個一、兩年吧!之後想去哪就去吧! 」杜松虔巴就做了這樣一個遺訓。
然後在他八十四歲高齡,也就是西元一一九三年,示現圓寂。
之後,一些資深弟子聚集在一起,討論說楚布寺位處偏遠地區,來此處非常不便,還不如在堆龍有一個叫做巴拉的地方,是該地方的市中心,還不如把杜松虔巴駐錫地和寺院等,都遷建到巴拉地方,但是喇嘛希饒羅追卻說:「上師杜松虔巴一直把心力放在此處,在這攝受弟子、傳法、開示、開光, 我們捨去這麼一個大加持力的地方,還會有更殊勝之處嗎?」所以他們就在楚布寺當地,興建了杜松虔巴的靈塔。
大致的傳記就是如此,時間關係,不能再多講了,今天已經將杜松虔巴的簡傳講給你們聽了,今天晚上七點半,有一個結合<<杜松虔巴道歌集>>的上師修持薈供,希望大家有三法衣者請穿著法衣,如果實在沒有,也還是來參加薈供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藏譯中| 法王噶瑪巴姐姐於法王32歲生日時獻上的祝福信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

法王噶瑪巴對近日兩名藏族少年自焚的呼籲

法王噶瑪巴參訪溫哥華靈巖山寺

大寶法王溫市弘法勸勿沉迷數碼化溝通- 明報加西版(溫哥華)

多倫多大學迎來三大佛教傳承的高僧對話 - youknownews

「明鏡」藏文電子佛典 Android版正式發行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蒞臨多倫多大悲菩提寺加持開光大典 - CCCTV 國際電視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第四屆「對話」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