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財經月刊 - 和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緣份


作者/紀碩鳴 
2015-05-27 201506




4月的紐約,街上已失去積雪的痕迹,美國特有的清新空氣中還略帶著涼意。一直在十七世大寶法王的官方網站上閱讀著他訪美的消息,我追隨他的弘法步伐一路來到紐約。這是和大寶法王約定,要在紐約與他做一次獨家專訪。這也是我第5次見到大寶法王。


幾年前,相約採訪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法王與我約定,這件事後一直記在心上,期間有不少好心人幫忙聯絡。這次在紐約見面,也是大寶法王去年獲批訪美後才確定的,經過親朋好友的重重轉達,時不時一波三折,等他已經在加州展開訪問了,我們才確定在紐約見面。

即使我到了美國,在紐約住下後,還不知道在何時何地採訪法王。一方面是法王行程安排得較滿,另一方面也可能考慮保密,直至採訪前一個傍晚才收到短信確定採訪時間和地點。但在收到短信的當晚,聯絡的喇嘛又發來短信,告知第二天上午的採訪時間改為下午了。

我在忐忑不安中期待見到大寶法王,很擔心會再次失去機會。

幸運的是,採訪安排在紐約十街,那裏距離我入住的酒店不遠。十街有一長排紅磚瓦房的連體別墅,每一棟樓型都一樣。這裏是大寶法王在紐約弘法時其中一個落腳地。為確保準時,我和同伴提前了3個小時到達那裏觀察環境。

街上往來的行人似乎並不知道這裏住進了一位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不過,細心的人還是可以看出一點小小的不一樣。每棟樓的戶外樓梯都有十多級小台階,大寶法王所在那棟樓的樓梯上,順級擺滿了盛開的鮮花,特別顯眼。

我們到達後,正好有兩位男士開門走出來,其中一位左耳拖著一條白色耳機線。我敏感地意議到,這是大寶法王的保鏢。相信不久後,就會看到大寶法王出門。

不過,我們還是按排行事,先去附近找地方吃午餐。午餐後,下午兩點,我們提前來到大寶法王的住處按響門鈴。一位穿著白色大褂的女士出來開門,問明來意後,她卻令人意外地告訴我們,「很遺憾,法王已經離去,再不會回來」。這讓我們吃驚不小。怎麼可能?法王信守承諾,他手下的聯絡者即使有要事放棄這次採訪,也會通知我們。

同伴用流利的英文一再請這位女士查核,也很明白地告訴了聯繫人姓名。最終搞清楚,這是一場誤會。這位女士無法確認我們的身分,自然不能隨便放人進入,虛驚一場。這位女士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要專門拿出自己做的曲奇餅招待我們。

大寶法王出門還沒有回來,我們在餐廳等候。一會兒聽到外面有了人聲,知道是法王回來了。

隨即,一個高大身影走了進來,我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只想會有聯絡人先來與我們接頭,待他走到近處才看清,原來是法王出現在面前。法王一個人,很和氣地揮手說「等一等」,轉身又離去了。

主管新聞的一位喇嘛來領我們上樓,小小的電梯剛好夠3個人,很快到達4樓的會客廳,卻並沒見法王。

沒多久,一個高大身影出現在樓梯口,他氣喘吁吁扶著門框,不斷說「太累了」。原來法王讓我們坐電梯,自己從一樓走到了四樓。

這是我第二次有機會專訪法王。近距離接觸,和以前的感覺沒有太大差別,他平易近人,說話謙和,並不把自己看作一個聖人、一個精神領袖,有時多少還有些童心未泯。

那是2006年的5月,我第一次去達蘭薩拉訪問達賴喇嘛,一到住地就參加了達賴喇嘛主持的法會,當時意外看到大寶法王端坐在達賴喇嘛的左手邊,一臉稚氣。19991228日夜,大寶法王出走印度,當時我還參與了撰寫他出走的報道。

在達蘭薩拉遇到大寶法王有點興奮,覺得他很自由。走到廣場看到有幾個荷槍實彈的軍警,我還和他們一起合照了。一問才知道,這是印度派來「保衛」大寶法王的,完全是近距離貼身。原來,他到了印度,印度政府並沒給大寶法王多少自由,理由是懷疑大寶法王離開拉薩的動機和背後的原因。直到15年後的今天,這樣的懷疑才減少,印度政度放鬆了對大寶法王的控制。

在印度要採訪大寶法王並不容易,他住在距離達蘭薩拉約40分鐘車程的上密院。這裏保安嚴密,尤其是印度警方的保安,對每一位上樓覲見法王的來客都要仔細查核。即使我有記者簽證也不能採訪,所帶的採訪設備都要交出來接受保管。按規定,採訪大寶法王還需到當地警察局申請。我從來沒有申請過,不知道是否容易批准。

2010
3月,我有機會向達賴喇嘛辦公室申請要求拜訪大寶法王,在各方面的幫助下,我撰寫了《西藏流亡法王仍被印度懷疑》一文,因為很少有媒體較系統地專訪大寶法王,文章在香港《亞洲週刊》刊出,社會反響還不錯。但因時間關係,專訪主要集中在當時藏區的一些社會狀況方面,沒有很好地詢問他本人的情況以及那一年出走的內情。

第三次見大寶法王是在20112月,同樣是申請採訪達賴喇嘛,也要求去看望大寶法王。

上密院印度保安要求將手機、錄音筆、照相機放下,甚至手提包裏的筆記簿和筆都不能帶上去。大寶法王上密院會見大廳內,空無一人,我徑直走進去向法王請安。我告訴法王,很想有機會再訪他。他馬上問,你有帶錄音筆嗎,現在就可以。可惜的是,事前沒有安排好,所有採訪設備都被搜走了,只能遺憾地說,下次再找機會。

2012
8月,我陪一位自稱虔誠佛教徒的人士上山見大寶法王,覲見法王時,這位佛教徒不著邊際亂說話,法王感到有些難以理喻,最後拍了照片就握手道別了。我有些尷尬,說老實話,對此人的真實身分也了解不多,只知是原公司老板的中國顧問。老板推薦的,我只有從了,卻也給自己惹了麻煩。

這以後,我一直在尋找機會走近大寶法王,天賜良緣,大寶法王沒有忘記我,一直記著他的承諾,助我心想事成。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家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 多維新聞網

寫下大寶法王噶瑪巴18年前出走的傳奇秘辛 - 超訊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關心流亡藏人的未來 - 超訊

和大寶法王噶瑪巴相約溫哥華 - 多維新聞網

加拿大電視人:噶瑪巴給我的能量傳遞 - 超訊

大寶法王噶瑪巴度孤獨地獄眾生

大寶法王傳奇

卑詩省西藏文化協會協辦觀音灌頂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

法王課程.〈金剛總持祈請文〉開示.第三天(圓滿日)課程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