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西藏第三號活佛叛逃內幕 - 多維新聞




柏丞撰寫 2015-06-30 22:57:02


多維歷史1959年達賴喇嘛出走印度和十世班禪圓寂後,中共和達賴兩方對十一世班禪的轉世靈童的認定嚴重分歧。而1992年被北京和達賴雙方都確認的噶舉派十七世噶瑪巴活佛,就成為了西藏境內最重要的宗教領袖。然而,19991228日,時年僅15歲的十七世噶瑪巴活佛突然離開了噶舉派的主寺——拉薩的楚布寺,進入尼泊爾境內,八天之後輾轉到達印度。噶瑪巴活佛的出走,成為世紀之交國際宗教界最具震撼性的事件。


十七世噶瑪巴活佛鄔金欽列多傑


目前整個藏傳佛教活佛的總數達近萬人,十七世噶瑪巴活佛,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的最高活佛,也是西藏最重要的宗教領袖之一,宗教地位僅次於達賴、班禪。藏傳佛教是中國佛教三大系統(南傳佛教、漢傳佛教、藏傳佛教)之一,藏傳佛教內部又分為四大教派,主要有格魯派(黃教)、噶舉派(白教)、寧瑪派(紅教)、薩迦派(花教)。達賴、班禪均為為格魯派最高活佛,噶瑪巴即為噶舉派最高活佛。俗稱“白教”的噶舉派,也是最早擁有活佛轉世制度的藏傳佛教派別。

噶舉派(白教)在藏傳佛教中地位尊崇,開宗立派於北宋年間,元代始興盛,元世祖忽必烈封吐蕃智者八思巴為國師,尊號“大寶法王”,意思是大威神力和大智慧者的象徵。後永樂皇帝賜第五世噶瑪巴“大寶法王”尊號並沿襲至今,故常稱噶瑪巴活佛為大寶法王。

噶舉派至明朝盛極一時,全盤掌管了西藏政教大權,成為統治性教派。白教歷代“大寶法王”和明朝禮尚往來,關係良好,執掌西藏三百年間,從未與明王朝干戈相向。明朝永樂皇帝邀請第五世噶瑪巴訪問南京並傳法,受到萬餘僧眾歡迎。蒙古大汗蒙哥曾賜給二世噶瑪巴一頂金絲鑲邊的黑色法冠、一顆金印作為傳襲之寶,這頂黑帽是白教聖物,是噶瑪巴身份合法性的象徵,十六世噶瑪巴每次說法都要戴上黑聖帽,因此噶舉派又稱為黑帽系喇嘛。

除西藏外,白教在四川、甘肅的藏區影響力甚大,尤其在台灣、東南亞及歐美,白教發展最快,信仰白教的不止于藏人、漢人、蒙古人,也有不少西方人。台灣政壇名人陳履安就是白教的虔誠信徒,他曾多次捐錢給西藏寺院乃至西藏的公路建設,陳履安的兒子曾親赴西藏,拜見過白教少年活佛。

雖然黃教(格魯派)在藏傳佛教中香火最旺,但是白教(噶舉派)在五大教派中最為富有,白教在位於錫金隆德寺的廟產多達十幾億美元之巨!而今在歐美興建的喇嘛寺,幾乎都屬白教。譬如美國最大的喇嘛寺——位於紐約州的woodstock,該廟宇就是屬于白教廟產。

1959年因西藏事件,西藏各教派領袖紛紛出走國外,十六世噶瑪巴就此到美國,成為到西方傳教的藏傳佛教第一人。十六世噶瑪巴於198111月在美國芝加哥圓寂,此後大寶法王的蓮座懸空了十年。

1985年以後,胡耀邦當政,中共宗教政策進一步放寬,跟隨十六世噶瑪巴到國外的親隨弟子主本德欽得到允許回到國內尋找轉世靈童。九世噶瑪巴曾在錫金建有一座根本寺——絨定寺,主本德欽是絨定寺的住持。主本德欽在境外籌錢,在主缽德欽的操持下,絨定寺開始有了規模,眾僧和百姓們也在期待著十七世噶瑪巴。

根據噶舉派的傳統,選擇噶瑪巴的方法根據前一世噶瑪巴留下的一封信。信上預言將在哪裡找到他的轉世靈童,尋訪小組據此外出尋找。在據稱是十六世噶瑪巴留下的信中,提供了轉世靈童的三條線索:1、靈童出現在昌都拉妥,藏語“巴”字打頭的地方;2、靈童父親名叫頓珠,母親名叫洛嘎;3、靈童的屬相是地上行走的動物。

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1985626日出生在西藏東部一個遊牧家庭,家中有6個姐妹和3個兄弟,伍金赤列多吉在三個男孩中排行第二,他幼年在村旁小寺學習藏文和佛學基礎知識。當尋訪小組1992年來到他家時,他已經在這裡出家修行4年了。因伍金赤列多吉的個人情況與十六世噶瑪巴遺囑提供的線索基本符合,因此他很快被確立為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靈童。

19926月,烏金欽列多傑被迎回噶舉派的祖寺楚布寺,並在同月獲得中國政府和流亡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認可。1992927日,在西距拉薩70多公里的楚布寺,舉行了第十七世噶瑪巴坐床典禮。這是中國政府“和平解放”西藏後,正式認定並批准的西藏第一個轉世大活佛。

中國國務院宗教事務局當年對第十六世噶瑪巴轉世靈童認定批復中,希望楚布寺“做好靈童的護衛工作,選配好經師及近侍人員,將靈童培養成有佛學造詣、熱愛社會主義祖國的第十七世噶瑪巴”。年幼的十七世噶瑪巴曾經在19941999年兩次前往中國內地參觀,並在北京獲得江澤民、李瑞環等中國領導人的“接見”。

19991228日,十七世噶瑪巴離開了受到監管的楚布寺。在少數幾名隨從的陪同下,長途跋涉抵達印度。噶瑪巴在後來對海外媒體的談話中說:“來印度主要是為了接受自己教派的傳承,學習灌頂等,延續這種傳承;第二是想見達賴喇嘛,聆聽他的教誨。”噶瑪巴逃到印度後,中國政府曾經發表聲明說,他臨行前留下一封信,說他此行是為了去國外取曆世噶瑪巴活佛的黑帽和法器。對此,噶瑪巴再次予以否認。他說,他在信中寫的是,他曾多次要求到國外去接受傳承,但是都未能得到批准,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走掉。那北京當局為什麼要另外拿出一套說法呢?噶瑪巴說:“這可能是他們為了欺騙在裡面的藏人以及在國際上降低負面影響而做出的解釋吧。”他還表示:““逃過來的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在西藏可能被迫參與一些政治活動,而我並不想參與政治,不想得到十世班禪那樣的地位,只希望能專心於自己的宗教事務。”

哥倫比亞大學現代藏學研究中心主任羅伯特·巴內特說,“如果說中國導演了噶瑪巴的逃亡,這解釋不通。所有的情況都指向相反的方向——噶瑪巴逃亡印度,中國在外交方面丟臉丟大了。”羅伯特·巴內特指出,鄔金欽列可以在沒有中國官員幫助的情況下逃離。他說,“當時,每年有數千名藏人成功逃到尼泊爾。而且,鄔金欽列有資源和支援團隊幫助他。他們走了一條偏遠路線,一般步行越境的難民不太走;他的司機熟悉情況,知道他應該在哪下車步行,以避免檢查站。”

但烏金欽列多傑的地位也受到挑戰,在他坐床兩年之後,噶舉派的另外一個分支在德里為他們選定的男孩舉行了另一次坐床儀式,這個男孩叫廷列泰耶多傑才,是大活佛波米旁的兒子,被接到國外而立為另一個十六世噶瑪巴。據統計,在全世界51個國家有超過642所佛教中心和寺院是以第十七世噶瑪巴·廷列泰耶多傑為精神領袖。兩位噶瑪巴都有擁護者,分別講經傳法。儘管雙方都表示有意會面,但是至今還沒有結果。

有關西藏的未來,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200810月在主持一次有關藏傳尼師的教育和威儀辨經會時曾有這樣的認識:“我想我們必須自己從西藏社會內部做起,找出西藏式的現代觀和現代做法。這是因為許多外來的觀點和西藏文化有時是矛盾的,況且西藏文化本身面臨消失的危機,如果我們過度硬行加入其它做法,這可能會使我們努力要保存的西藏文化變得更脆弱。”

面對陷入僵局的中共與西藏流亡政府的談判,噶瑪巴說,很希望中國和西藏的政治問題能夠儘快的和平解決,因為這對西藏的未來很有幫助,對于中國成為一個大國,也有利。他說:“如果有這個機會,我願意去做自己能夠做的事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家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 多維新聞網

寫下大寶法王噶瑪巴18年前出走的傳奇秘辛 - 超訊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關心流亡藏人的未來 - 超訊

和大寶法王噶瑪巴相約溫哥華 - 多維新聞網

加拿大電視人:噶瑪巴給我的能量傳遞 - 超訊

大寶法王噶瑪巴度孤獨地獄眾生

大寶法王傳奇

卑詩省西藏文化協會協辦觀音灌頂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

法王課程.〈金剛總持祈請文〉開示.第三天(圓滿日)課程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