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世大寶法王小故事:車禍後的心性指引



作者:戴爾布羅佐斯基(Dale Brozosky


本文作者與十六世大寶法王


前言:70年代,我開始攻讀哲學博士學位,之後放棄了學位,完全致力於探索不同宗教傳統的精神修持,大部分接受的是金剛乘的訓練。1974年,我在波德市的那洛巴學院教書時,遇到了第16世噶瑪巴,之後在他的北美及英國之行跟隨著他。90年代,我重返加州柏克萊大學,獲得神學以及跨宗教佈道的學位。現在主要居住在加州奧克蘭(Oakland)。

16世噶瑪巴非常自在,和他一起沒有人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或什麼時候發生。作為法王1977年訪問美國的司機之一,我常在他的駐地過夜,隨時準備好第二天一早的任務。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破曉之前,我睡在餐桌底下拼出來的床,侍者到餐廳把我叫醒告訴我,法王要做一次計畫外的行程,去造訪普特南財一塊用於興建寺院的捐地。就在一星期前,有一千人包括尊勝的卡盧仁波切在內,齊聚在那裡進行三天的法會,法王似乎想再回去看看。

日出前我們開一輛最新型的四輪驅動吉普車出發,當天天氣預報會下雨,所以唯有這種車才能爬上泥濘陡峭的山路。與噶瑪巴同行的包括蔣貢康楚仁波切和一名出家侍者,這段路程開車要兩個小時,而我得到的指示是下午兩點要趕回來,赴與EST的創辦人華納·艾哈德的午餐之約。

噶瑪巴坐在用絲綢錦緞包覆的副駕駛座,雖然有可能下雨,但去的時候路面還是很乾燥,開得很順利。一路上我很擔憂,假如下雨的話,從彎道急轉的泥土路爬上陡峭的山坡,會因為泥濘而非常危險。

到達目的地後,噶瑪巴花了數小時不急不徐地繞著那塊將來要興建寺院的土地,評估其可能性之後,才宣佈要回紐約。

車子剛上高速公路,就聽見的一聲巨響,像小型爆炸,接著吉普車失去了動力。幸運的是我設法把車安全的停到路邊,所有的人包括噶瑪巴,都下車走到吉普車後面查看。後輪已經完全扁平。運氣好的是車裡還有一個備胎,雖然胎痕磨平了,只能希望可以撐回到紐約。

我們把法王座位的那塊絲綢鋪開墊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當做噶瑪巴的臨時座位。他就坐在那裡,即便車潮以每小時60英里的速度不停的從他眼前呼嘯而過,他依然保持輕鬆與微笑。

卸下後輪後,那塊絲綢就鋪在輪胎上,法王從石頭座位挪到輪胎椅子上,我那時正用千斤頂把吉普車頂起來更換備胎。幾乎就在同時,開始下雨了,而且很快變成傾盆大雨。

侍者撐開一把黃色雨傘撐在噶瑪巴頭上,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幕——噶瑪巴坐在路邊的吉普車輪胎上,看起來如此輕鬆泰然自若,像一位坐在寶座上的國王光芒四射。當我正手忙腳亂地在傾盆大雨中更換輪胎時,侍者再次提醒我噶瑪巴的午餐約會,最後輪胎總算換好了,我們繼續趕路。

雨越下越大,變成暴雨,很難看清擋風玻璃外的路況,而我此時正面臨還未察覺的困難,但是我的乘客們無視我正面臨的困境,似乎對我能安全送他們回家充滿了信心,所以全都睡著了。

雨中的能見度變得很低,讓我非常緊張,開到往曼哈頓岔路的高速公路出口急轉彎時,吉普車在雨中打滑了,我試圖刹車時失去了控制,車子猛烈撞向高速公路的擋土牆。我用左手操控著吉普車試圖減輕碰撞,用右手臂摟住噶瑪巴使他不要撞到擋風玻璃,吉普車大約以15英里的時速撞到牆然後停了下來。每個人都驚醒了,而我的手臂還緊緊的抱著噶瑪巴。

看到噶瑪巴的前額撞到擋風玻璃,傷口處輕微出血時,我嚇壞了!但是我們已經避免了更嚴重的損傷,只是,吉普車報廢了!車的右側已經完全碎裂,前輪也陷了進去,整輛車已經不能再開了。

侍者這時又再一次輕聲提醒我午餐的約會,我跳下吉普車攔了一輛計程車,告訴司機如何前往法王的駐地,然後護送我珍貴的乘客們上了計程車,透過付費電話,我報告駐地的人發生了什麼事。

對這起事故,我承擔全部的責任。儘管當時的駕駛條件很差,但畢竟不是遇到颶風,也沒有別的車發生同樣的狀況或撞到護欄。我非常難過也很困惑,畢竟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位在雨雪天有經驗的駕駛員。

接下來的時光讓人痛苦不堪,我覺得自己背叛了噶瑪巴對我的信任。找到拖車和修理廠後,我打電話回法王的駐地瞭解最新情況。這時腦袋冒出可怕的念頭——也許,他們在那天或永遠都不想再見到我了?

一位元會講英文的僧人接聽了電話,他告訴我噶瑪巴很好,而且他詢問過好多次我的情況,擔心我沒有吃午飯,他說這起事故不是我的錯,這是業力使然。事實上,我護住了他而使他免於更嚴重的傷害。他交代說誰也不許責怪我或說任何讓我難過的話,我應該儘快回來駐地吃午餐並且去見他。

我一回到駐地,他們馬上帶我去見噶瑪巴。他的額頭上有一個小繃帶,但看上去一切都很好。他強調說這件意外不是我的錯,我已經跟隨他旅行好幾個月了,現在是時候接受某些教法了。和您在一起就已經足夠了,我回答說,您的存在本身就是教導。

但法王堅持現在給予教導是必要的,接著就給予我最珍貴的也是上師所能給弟子的最直接的教授:心性的指引”——心的本性直接指引的教授。

我後來才瞭解,那個時刻正是接受這些教法的完美時刻,因為我正處於接受那些教法最合適的心理狀態。這件交通事故的打擊,使我能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直接觀看自心本性。

噶瑪巴給予教導後,也傳授了上師瑜伽,深化我對他及傳承的虔誠和有力的連結。法王說,無論離我們的上師是近或遠,上師與弟子從未分離過,籍由弟子的虔誠心,這個連結將變得更生動更強烈。

幾十年過去了,第16世噶瑪巴對我而言依然生動無比,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被稱為一位活著的佛背後的深意了。


~文章出自《深藏的幸福:回憶第十六世大寶法王



留言

  1. 感恩分享,让我更加了解法王的一切。在网络上或者书店很难找到相近的书籍。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噶瑪巴籲中共政府允許自己與父母在第三國見面 - 西藏之聲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朝拜加拿大五台山

噶瑪巴說:他1999年離開西藏時曾留下書信! - 美國之音

法王噶瑪巴參訪溫哥華靈巖山寺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行.不動佛灌頂及開示

藏譯中| 法王噶瑪巴姐姐於法王32歲生日時獻上的祝福信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佛教的根道果」第一堂課

噶瑪巴結束加拿大行程後抵達美國華盛頓弘法 - 西藏之聲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第四屆「對話」論壇

首次加拿大巡迴之旅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