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噶瑪巴與大學生對談西藏議題




時間:2016725
地點:印度  喜達巴瑞(Sidhbari)


二十多年來,在古魯庫師徒學制計劃(Gurukul Program)的推動下,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生前來達蘭莎拉(Dharamshala)深入瞭解西藏的人文藝術和宗教。學生們居住在尼眾或僧眾的寺院中,並且拜會西藏藝術家和行動主義者,瞭解離鄉背井的藏人如何在不同國度中重建生活,並且努力為家鄉父老謀求福祉。此外,學生們也學習佛教哲理、藏人政府以及非政府組織的架構和運作。
在觀賞過關於第16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紀錄片《獅子吼》後,學生們前來拜會第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並且與法王進行對談。在介紹自己的成長背景後,法王噶瑪巴邀請學生們提出問題。
第一個問題:法王以保護環境和野生動物而聞名,是否能夠請您分享一些小祕訣,讓我們更關愛環境和動物?
法王回答:「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地方,那裡的生活與大自然非常親近,因此我能夠欣賞大自然的美。我們的生活方式非常傳統,與大自然和睦共處。這樣一個直接與大自然親近的經歷,正是我想要保護環境和其中的野生動物的原因。」
法王指出,童年的這種經驗極為珍貴重要。許多人生於城市,長於城市,沒有機會接近大自然;如果能夠多花時間在戶外的自然環境中,這樣會很好。
法王進一步建議,我們應該瞭解自身和自然環境之間的相互依存,並且瞭解這種關係對我們和所有生靈有多麼重要。如此,對大自然的慈愛和感激就會漸增。
一位年輕女士指出:「以前我不知道西藏實際的大小,以為它是個小國家,後來才發現其實它很大。以前我也不知道西藏有的天然資源,現在才知道原來其中有些東西的用途很廣,而西藏同時是亞洲主要的水力來源。現在我們學習到保護西藏所有的這些天然資源有多重要。」法王於此表示贊同。
第二個問題:感覺境外藏人相當快樂,事事順利,但不知境內藏人處境如何?
法王回答,就他過去還住在那裡時所知道的西藏,和今天的西藏比起來,已經非常不一樣了。例如現在的拉薩是過去的兩倍:「許多朋友告訴我,現在去到拉薩,你會覺得自己置身一個現代的中國都市,感覺不出自己在西藏。聽到這樣的話時,一方面我覺得或許這樣也不錯,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大家去到拉薩,就是為了看看西藏,而不是另一座中國的城市。」
法王補充,這樣的改變不免令人猜想,未來還會有什麼其他的變化:「事情變化的很快,而且隨著物質的發展,人們的財富和欲望都變多了。大家都想蓋大房子,建更多的道路,買更多的車子。現在拉薩經常塞車,很多地方都不一樣了。我有種感覺,要是再回西藏,記憶中自然而純淨的西藏或已不復見。」
第三個問題:既然這問題攸關生死,為何藏人不會訴諸於暴力?
法王回答,當代世界中,暴力似乎永無休止,媒體每天都有壞消息:「最近阿富汗的爆炸案奪去80條無辜的性命。然而,我們不願意看見發生這樣的事情,就算西藏的情勢危急艱困,我認為我們還是有不同的解決方案和不同的選擇,而不是只有某個特定立場和單一選擇。」
第四個問題:西藏的自焚案已達144起,而新疆發生殺戮漢人的事件。所以在一個地方,他們對自己施暴,但在另一個地方卻對他人施暴。然而,佛教哲理中,自焚被視為是暴力的一種形式,請問法王的看法?
法王回答,他已經多次呼籲藏人停止自焚:「或許我是唯一這麼說的人。這樣的事情讓我憂心難忍,不得不發言。雖然自焚的人數很多,但所有的犧牲並沒有帶來想要的結果,國際間沒有一個國家真的在乎他們,只是白白浪費寶貴的生命。一般來說,藏族的人口算是稀少,所以每一個藏人的生命都彌足珍貴,都應該為西藏運動好好活著。這正是我多次呼籲藏人的原因,告訴大家這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法王說明,有時境內藏人因為得不到正確的訊息,所以不太瞭解國際的局勢,他們以為自己做了些什麼事,西藏境外的人就會予以青睞或支持,而國際間就會採取某個行動,或是挑戰發生在西藏境內的事情。
但這一廂情願的看法幾近於幻想。他們應該要瞭解,如果持續自焚的話,只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對西藏沒有好處,對自己的家人也沒好處。基於這些理由,我認為他們應該選擇另一種方式。例如,有些人就做得非常好,他們努力學習,也許是透過自修的方式,得到很好的教育,所以能夠好好的服務鄉親父老,我們應該採納的是這類務實的想法。
第五個問題:法王對西藏成為自治區或獨立的看法。
法王回答:「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非常重要。我們需要贊同並支持他的領導,因為他的領導可以讓大家團結在一起,而團結的力量最大。如果彼此分裂的話,無論走獨立或中間道路,我都不認為我們會有任何的結果。這正是為什麼我認為雙方必須有所瞭解,不是固執己見,而是必須從更大的局面來考量。」
第六個問題:環境的衰敗以及政府於此扮演的角色。
法王回答,許多國家的政府不願相信環境的危機,他們倚賴石油,因為想要持續發展經濟,所以遲遲不願改變。法王表示,這些問題或可暫時規避,但絕非長遠之計:「科學家指出,人類的欲望太強大,就算有34個地球也不夠用。人的欲望無限,但自然資源有限。這就是問題之所在。」
第七個問題:您會成為下一個達賴喇嘛嗎?
法王回答,他應該發佈一個正式文告來回答這個問題,因為許多人問過他,而新聞媒體也不斷炒這個問題:「我不會是下一個達賴喇嘛,下一個達賴喇嘛是第15世達賴喇嘛,不是我。而且,大家也要瞭解,我已經是噶瑪巴了,身為噶瑪巴的責任已經夠重,我無法再承擔更多。」
法王繼續說明,大家都在說,尊者圓寂後,他應該要承擔尊者利益所有藏人的事業。然而,他不需要等到那個時候才去利益藏人:「事情不是這樣的,否則就會變成是那些等著尊者圓寂的中國人,他們以為那個時候西藏問題就會消逝。他們沒有認出存在的西藏問題,以為問題只在達賴喇嘛。實情不是這樣的。尊者圓寂後,情況只會變得更糟,因為沒有一個人能夠控制全局。」
「對我而言,就算尊者圓寂,我還是會服務大眾,不是因為我會獲得另一個職位,而是因為我是西藏一位非常重要的喇嘛之一,或許可以說是西藏史上歷史最悠久的轉世上師。這就是為什麼我有一定的責任,不只是為自己的傳承,同時也為一般藏人的福祉。甚至我現在就在承擔這樣的責任,不必等到尊者圓寂後才開始推動或計劃,我現在就可以做。」
在談到未來時,法王指出:「我們已經有民選的政治領導人,他們會照顧藏人生活中的政治層面。就宗教而言,每一個傳承都有它自己的領袖,而除了達賴喇嘛之外,我不認為還有誰可以做為這些宗教領袖的領袖,這不切實際。因為要贏得那種大家對尊者廣大事業的尊敬很難,甚至連第15世達賴喇嘛也辦不到。第15世達賴喇嘛將會承受巨大的壓力,因為大家對他會有很高的期望:『您應該像第14世達賴喇嘛一樣,他是如此這般的一個人,他做了這事那事。』我認為這種壓力極難承受,畢竟期望和現實非常不一樣,這是我的經驗之談。」
第八個問題:境外藏人是否有為西藏運動盡到一己之責?
法王指出,2018年是藏人流亡60週年紀念。法王表示,要滿足所有的需求並不容易:「但我認為我們做了很多。對於任何一位來自西藏的藏人,我們提供他教育和居住的地方,而能夠提供這些設施的難民社區並不多見。即便如此,我覺得還是有許多人不滿意,甚至我也包括在內。我們想要做得更好,但有時這不太容易。印度社會的運作比較緩慢,有些印度朋友告訴我,印度就像是一隻大象。我問:『為什麼?』他們回答:『大象行動很慢,但非常有力量。』」
「我覺得我們藏人的行動也是有點慢。藏人會認為自己是難民,然後就停滯不前,心想:『我們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因為我們是難民,所以就算不足也要知足。』或許我們應該改變這樣的心態,因為年輕人喜歡施展,需要新鮮的事物。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離開西藏難民村,移民世界其他的地方,不想待在這裡,其他人則回去西藏,從西藏出來的藏族人潮幾近停歇,可能10年、20年後,在印度的西藏村會所剩無幾。」
回到改變緩慢的話題上,法王指出:「有時我認為,就算改變是好的,我們還是要慢慢改變,因為這可能需要時間。過去我會鼓勵大家吃素,但我不喜歡命令別人這麼做,因為大家要清楚自己做某件事情的原因。或許在體會到不吃肉的意義時,自己就會停止吃肉,否則勉強吃素,這就不是太有意義;雖是好事,但不夠完美。所以,就此而言,慢慢來比較好。」
第九個問題:法王藝術創作的靈感來源,以及如何找時間追求這項興趣?
法王回答,有些人認為,因為他是噶瑪巴,所以他會做許多不同的事情:「如果夠勤奮的話,或許我還能更好。有時我會繪畫、寫詩、編劇、寫歌、作曲,或做平面設計。通常我不認為自己是如『噶瑪巴』般高高在上的一位上師,我自視是一位僕人,所以很多事都自己來。我並不認為有了『噶瑪巴』的名號自己就是個偉大的人物。不是這樣的,具有這個名號代表我有服務大眾的機會。謝謝!」

2016.7.25 法王噶瑪巴與大學生對談西藏議題 Dialoguing on Tibetan Issues with Students from Different Cultures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60725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家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 多維新聞網

寫下大寶法王噶瑪巴18年前出走的傳奇秘辛 - 超訊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關心流亡藏人的未來 - 超訊

和大寶法王噶瑪巴相約溫哥華 - 多維新聞網

加拿大電視人:噶瑪巴給我的能量傳遞 - 超訊

大寶法王噶瑪巴度孤獨地獄眾生

大寶法王傳奇

卑詩省西藏文化協會協辦觀音灌頂

法王課程.〈金剛總持祈請文〉開示.第三天(圓滿日)課程紀錄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