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廣新聞網 「播種者學堂」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今年六月,中廣節目主持人劉敏娟在觀賞了「乘願再來九百年」紀錄片後,向本讀書會提出專訪法王的請求。讀書會於十月份安排兩位中廣採訪人員前往印度覲見法王並完成專訪
敬邀各位收聽此次專訪內容!

【播出資訊】:
日期:20161112()
時間:17:10~18:00
節目:中廣新聞網 「播種者學堂」





【本次專訪法王完整逐字稿】

專訪日期:20161025
專訪地點:印度 達蘭薩拉 上密院 
受訪者: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採訪者:中廣主持人劉敏娟、東部台長陳秀卿 
文字謄打:陳秀卿 

一、台灣有一部份民眾看了乘願再來九百年,很多人看了以後起了很大 的歡喜心,很多人對您產生了景仰和好奇心,但是對於大多數沒有看過 或沒有聽過您的絕大多數台灣民眾來說,第一個問題是,我要怎麼樣跟台灣民眾來介紹您是比較適切的? 


歷史上來說,大寶法王或者噶瑪巴是有九百多年的歷史,然後呢, 已經有十六世的轉世,當然,這個就是訊息量很大很多,所以,我覺得 也沒有辦法一下子就是跟大家介紹這麼多東西。但是,對我自己來說的 話呢,其實就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一個西藏遊牧民族家庭的小孩,然 後他就七歲的時候被認證為這個法王,然後呢,十四歲的時候就離開了 自己的家鄉,就跑到印度。所以,我覺得,做一個普通的人來說的話呢, 就是我覺得我的生命當中充滿了很多的坎坷、很多的就是波動,也可以 說是很多的曲折,所以,我覺得可能這樣說的話,大家可能就會覺得自 己跟大家更加的比較接近一點,如果是說到這個法王、精神領袖啊什麼, 就是提到這些的時候,可能大家...當然有些人就會覺得覺得神秘,但是 我覺得這樣的東西呢就會離大家......更遠吧。 

二、好。其實法王也解答我第二個問題。我本來是想跟您請教說,台灣有很多民眾藏傳佛教他們非常地陌生,而且有一些人會誤解,會認為說 是一種修行神通的宗教,那另外對於轉世制度,當然會有很多人會覺得 疑惑,所以,可能我也必須為台灣民眾說明一下說我們藏傳佛教跟轉世 的內涵,當然我自己是沒有辦法這樣說的,所以,法王您願不願意很簡 單的說明一下。 


其實,轉世這個東西,在我們佛教裡面本來就是一個存在的一個東 西。比如說,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他會告訴很多弟子,因為就是說 因為過去世你是什麼樣的狀況,那現在世你就變成這個樣子或是怎麼樣, 因為就是發生一些讓人不可理解的一些事情的時候,當時佛陀就告訴大家,因為是他過去做過這樣的事情,所以,今生就發生這種事情,所以, 其實那時候就有一點是認證轉世的的這樣一種事情,是存在的。 

當然,在西藏的話呢,現在大家公認說轉世制度是第三世法王那時 候開始有的這樣形成的一個東西,當然這個我覺得雖然對這個轉世傳統呢,現在在西藏藏族裡面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很多人可能覺得現在這個時代了,可能就是不再需要什麼轉世了的一種制度,但是我覺得再怎麼說我覺得,在歷史上,因為這樣一個轉世的制度,所以,我覺得整個 這個西藏的佛法可以延續跟發揚可能起了很大的作用。當然也有一些不好的或者說一些缺點的地方,但是我覺得它的這樣一個對於正面的貢獻 不會輸給負面的這樣的一個影響。我是這樣子認為的。 

三、法王您曾經說過,佛教徒只是一個名稱而已,就算貼了標籤也無法 改變你的,可不可以請您跟我們說明一下這句話的意涵是什? 

因為有些人,比如說進入佛門然後就說成為佛教徒後自己覺得很厲害或者與眾不同,或者......其實我覺得這個佛教徒只是一個名字,但真 正你能不能成為真正名副其實的佛教徒,這還得要看你自己的修為。因為......當然我們世界上有很多的宗教,那很多的宗教像基督教啊、伊斯 蘭教啊,都相信有這樣一個造世主,然後就相信這樣一個造世主,那佛教呢,就是它的理論跟概念就是有一點不一樣的,所以呢佛教是更需要相信自己,我覺得有時候我們這樣的時候就是相信別人比相信自己還比較容易一點,因為相信自己呢我覺得有時候真的找不到,就是你相信自己的這樣的一個理由,或者力量或者勇氣,為什麼呢?覺得可能就是說自己可以改變自己,改善自己,這樣子能夠可以對自己有一點啟發, 跟這樣一個所謂的這種改善。但是我覺得不是所有的人都己經準備好改 善自己或怎麼樣,我覺得做一個真正的佛教徒不是一個那麼容易的事情, 所以,我覺得大家可能是不要以為自己己經成為所謂的佛教徒或大乘的修行人就己經足夠了,應該我們去最深的思考跟檢查自己內心的一種狀態,我覺得這是比較重要的。 

四、法王您現在此生的年紀是卅歲,在台灣有很多卅歲的年輕人,因為 台灣社會變遷非常的快速,生活的壓力、工作的壓力,當然有一些政治 的紛擾,很多年輕人對這世界愈來愈不信任了,假設他沒有一個信仰, 沒有任何一種修持的話,要怎麼樣讓他們獲得快樂呢? 

其實呢今年我有一段比較長的時間,比如說一兩個禮拜的時間跟很 多台灣的年輕人做一些討論,全部都是關於台灣社會上發生的事情。當 然我覺得雖然我沒有去過台灣,但我從小就認識台灣,認識台灣人,然 後呢也很多人跟我說比如說現在有很多中國大陸的人去台灣,他們也跟我說台灣人是很善良、很有熱心的,所以我覺得台灣人可以算是也許是不缺少善良的心,也不缺少所謂的這個智慧,但是可能有時候可能就是台灣人感覺台灣缺少這種勇氣,當然為什麼台灣人現在沒有那麼大的信心跟勇氣呢?當然就是我們當然可以找很多的藉口啦,說是政府的政策有問題啊,或者經濟有問題啊,或者怎麼樣,但是我覺得這個勇氣也不一定要老是靠外在的這樣一個因素來產生的,可能有時候也可以靠自己的一些理念,或者自己的一些方法來能夠提高自己的信心跟勇氣,所以,我覺得台灣人能夠就是需要相信自己,我覺得台灣人可以做得更好的。 雖然我沒去過,但我就是堅信台灣人就是可以做很好,所以,我覺得大家都要能夠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夠站起來,建立一個美好的未來。 

五、接下來兩個問題,我一起請教法王,法王在很多的開示當中都有提到地球環境的議題,也一直強調人與地球是相互依存的,現在全世界都 是一個消費主義擴張的時代,我們發現到世界各國的領袖他們在面對環保跟經濟兩者之間的抉擇,通常少有人有勇氣選擇環保的部份,多數人還是選擇經濟發展物質文明的擴張,接下來要問的問題就是,請教法王, 經濟的發展跟環境保護這兩者之間有沒有可以做到平衡的一個做法。 

其實我覺得應該可以做到平衡啦!因為我認識很多科學家,其實他 們也都找到很多很好的可以平衡,我們不是說談環境保護就說不可以有發展不可以有提高這些什麼生活的這些資源。其實我覺得當然有很多很好的方法,但是這並一定國家的這個政策會支持這個方法,或者我覺得因為有些有利益關係,比如說現在油產這些油產的公司啦,他們可能就關係到自己的利益,他們會反對或各種各樣的這種事情,其實也並不是 我們沒有辦法找到這樣一個平衡的方法。這個問題不在於能不能把經濟發展跟這個環境保護可不可以平衡的問題上,問題可能就出在我們內心, 就是人類所謂的這個欲望,問題出在人類如何去控制我們人類的這個欲望。 

我們都知道人類的欲望是無限的,然後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雖然我們現在科學家說,照這樣下去的話,哪怕有就是有四、五個地球也不夠用,所以這個問題呢可能發在我們自己自身的欲望的這樣一個問題上, 所以,我覺得關鍵的因素就是我們如何去控制,如何去平衡自己的這樣 一種人類的這樣一種欲望跟能夠可以就是能夠跟大自然的資源怎麼做 個平衡,我們不能按照自己的這種欲望,因為欲望是無止的、無限的。 

六、法王一再說要過簡樸的生活,不好意思,我自己認為簡樸的生活要 有自我的覺知,一般人很難有這樣的自我覺知,所以,回過頭來還是一 個心的問題、教育的問題,所以簡樸的生活要怎麼做到呢? 

其實簡樸的生活也不是說你要穿得就是跟吃得都要...麼說呀,有 時候不一定簡樸的生活你要穿得少、吃得少,其實這個概念我覺得是說 我們如何去分辨說什麼是我們真正想要、需要的,什麼只是我們想要的, 因為有時候我們這些媒體啊、廣告啊這些,我們會被洗腦,把所有的東西都變成是需要的,其實我們需要的並不是一定是要很多,可能所有都 是我們想要的,比如說現在我們自己沒有錢,所以就是買不起,如果買 得起的話可能會都買下來,有這樣一個感覺吧。雖然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買下來,但自己也不應該真的需要這麼多吧,所以,往往都是我們覺得分不清什麼是我們想要的什麼是真正我們需要的,我們要能夠靜下心 來,然後要能夠分清楚這兩者的差別,這樣子的話我覺得自己每個人都 可以有自己自制的屬於自己的一種簡樸的生活,也不一定說一個人叫你規定說簡樸的生活就是這樣,你一定要過這樣的生活,我覺得不一定要 這樣子,每個人都可以有屬於自己的簡單的生活,但是這個可能要從自己開始去找尋這個。 

七、一個問題想請教法王,您在談佛學跟環保之間,您談到說佛學學了之後對環保情更深,學了環保後對佛學的情更深,所以要請教法王就佛 學、環保跟生態保育這個觀點來看,談一下放生這個議題。 

其實放生的這個問題變得有一點複雜。因為有一次我去美國的一個 比較著名的大學,然後他們一些環境保護的學者們要求我要做一個申明, 就是放生的這個問題產生的這種生態環境的影響比較大,所以你要做一 個申明。那個時候就是.....我有點兩者為難,我不能說不可以放生,但是 呢.....雖然我當時跟他們說過有沒有這樣一個企圖方法或者比較好的方 案,怎樣做比較適合生態或者環境保護的有沒有這樣的放生的一種...其 實我覺得這個放生呢...就是當然啦...現在做什麼都會影響啦,現在大家 都就是物質的概念,放這個量比較多的話呢就覺得很好,當然就是也不能說是不好,我覺得放生也不是過去買幾隻魚啊放在水裡,沒有那麼簡單,前前後後我們一定要想明白,然後呢,我自己覺得放生的另外一種 方法就是,真正的放生就是吃素,吃素,我覺得算是另外一種放生,所 以,我覺得大家可能可以就是說用自己的方法,不一定要真的去.......一 定要大量的放生,看自己的能力範圍啦,可能可以做到,可以尊重生命、 解救生命的很多方法。 

八、您談到環保的核心是慈悲,這個部份請法王再談一下。

環保這個東西呢.....因為我小時候......我是遊牧民族,所以呢生活我 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跟大自然很接近,生活過......有過這樣跟大自然很接近的一種生活,所以,我覺得更加能夠感觸到就是說大自然對我們來 說就是多重要或怎麼樣,而且我們對大自然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感覺,比 如說,它不是一個就是說......它像一個我們很大的家庭,很大的一個家, 或者一個很古老的一個家,或者我們的母親,對它有生命感、尊重的感 覺,但是現在很多就是城市裡面,生在城市裡面或生活在城市裡面,可 能對大自然也不是那麼多的連繫,愈來愈遠,所以,我覺得最主要的是 說這個慈悲......現在當然我們有就是那些環保的科學家們告訴我們很多 的訊息或是數字很多一大堆東西,但是這樣的東西也不會......我們真的 會改變我們的這些概念,因為,有時候把這些訊息可能只是放在腦子裡 面,沒有用心去體會或者用心去把它真正形成在生活裡,所以我覺得這 個可能需要我自己覺得科學家和這些宗教領袖一起來能夠可以推動這 樣一個環保的活動,比較能夠可以有更好的效果。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噶瑪巴籲中共政府允許自己與父母在第三國見面 - 西藏之聲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朝拜加拿大五台山

噶瑪巴說:他1999年離開西藏時曾留下書信! - 美國之音

法王噶瑪巴參訪溫哥華靈巖山寺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行.不動佛灌頂及開示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佛教的根道果」第一堂課

噶瑪巴結束加拿大行程後抵達美國華盛頓弘法 - 西藏之聲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第四屆「對話」論壇

首次加拿大巡迴之旅圓滿

卑詩省西藏文化協會協辦觀音灌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