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門網: 為比丘尼努力 這應該是個更『女性』的時代!──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



文:Dominique Butet 圖:Olivier Adam
2016-12-30


法王的誠懇、專注、耐心,以至致力為藏傳比丘尼爭取權益,
均令人折服。

我們最初打算以拍攝照片的方式記錄藏傳比丘尼日常生活的念頭,是源於多年以來西方世界很大程度上漠視她們的存在。其後,陸續有不同的記錄形式出現,探討性別平等問題,並在我們眼前呈現一片佳境:比丘尼受教育的機會越來越多,她們的社會地位亦逐漸得以提升。多名當代藏傳大德對於賦予比丘尼更多權益這個議題極感興趣,其中包括噶瑪噶舉派領袖、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杰(Ogyen Trinley Dorje)。今年2月,我們有幸在印度菩提伽耶跟他見面。能夠親炙法王,教我們震撼之極,他的誠懇、專注、耐心,以至致力為藏傳比丘尼爭取權益,均令我們折服。

問:Dominique Butet(導師及新聞工作者)
答: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問:你為甚麼積極為女性爭取權益?

答:主要一點,從佛家來說,男女是一樣的,大家有同樣能力和機會來弘揚佛教。以這個角度看來,我想給予比丘尼這個機會。

問:對於藏傳比丘尼目前的處境,你有甚麼看法?

答:近年情況其實已大為改進。舉例來說,給予比丘尼的支援越來越多,特別是對她們生計的支援──這是重大的成績。過去,在西藏的比丘尼寺院無法得到帶家眾大量支持,她們一切都要透過托缽化緣取得,但現在情況已好轉了很多。

此外,就教育來說,比丘尼現在可以修習經教,這是重大的進展;特別是在印度和尼泊爾,即將有首批格西瑪(Geshema)誕生(女格西的意思,因以往只有男僧眾可以獲得格西頭銜)。

至於仍有待改進的地方,首要是領導才能。尼眾需要培養出指引和領導自己社群的能力。現在,領導工作多由男眾擔任,甚至格西瑪的課程也是由男性教授。我期許將來比丘尼可以自己站起來!完成了格西瑪學位的比丘尼,將有能力教導其他比丘尼。

至於她們面對的第二個困難是受戒。這個問題已討論了超過二十年,佛教界也舉辦過很多會議和講座。很多人現在都說,是時候推行了。因此,我希望能創造這樣的一個環境,讓比丘尼在西藏受具足戒。

問:可以解釋一下為甚麼《根本說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a)毗奈耶》中比丘尼的戒未能在西藏確立?

答:我想,過去西藏是有比丘尼社群的,不過後來消失了。發生此事的原因並不清晰,因此我實在難以作詳細解釋。無論如何,我們期望明年開始恢復讓比丘尼受戒──這對噶舉派來說是破天荒的。我們原本打算在今年恢復,但不成功,因此我們明年會再嘗試。

問:去年冬季在菩提迦耶為比丘尼舉行的法會中,你說過比丘尼會首先要受沙彌尼戒,然後是式叉摩那戒,再之後是具足戒。這些戒由誰授予?

答:我們其實可以依循三種不同方式:第一種是由比丘授戒,第二種由比丘和比丘尼一同授出。由於在藏傳佛教中沒有比丘尼的社群,我們可以邀請漢傳的比丘尼,而男僧眾則是藏傳佛教的代表。這樣,我們可以同時有兩個流派的僧人授戒。至於第三個選擇,則是只邀請漢傳的比丘和比丘尼。

在以上三個方式中,我們選取了第二種,因為這比較符合戒律。於是,我們邀請一位漢傳的比丘,因為他們仍保存到比丘尼的傳承。我想這是理想的方式將兩個傳統重新聯繫起來,對雙方都有好處。由於受戒的比丘尼大多是西藏和喜馬拉雅區的女性,她們會對以藏傳方式受戒較有信心,西藏社會也普遍比較接受有藏傳法師參與的授戒儀式。


位於印度斯皮提的教室。

問:今年,你在菩提伽耶提及要為比丘尼設立一所佛學院,可以告訴我們詳情嗎?

答:我十六年前來到印度,這些年間我無法找到自己真正的居所──我個人的情況已跟政治和其他因素糾纏在一起,所以有時很難實踐到自己的願望。因此,過去即使我想自己建立一家佛學院,也有一定困難。現在,主要因為有多位比丘尼是印度公民,我認為若有她們來承擔建立佛學院的責任,就有可能成事。無疑在不同寺院都設有各自的佛學院,但這跟集合力量共同建設一所是不一樣。畢竟,要找到足夠的導師到這麼多的佛學院教導,這實在很困難。若我們有一家這樣的學院,她們就有一個作更高層次修習的地方。不過,這不單是屬於比丘尼的,因為還有很多其他(非出家)女性想修習佛法,而佛學院將會是供所有女性修習的地方。

問:數星期前,你看了一群比丘尼辯經,你覺得她們的能力怎樣?

答:三、四年前,我首次看到她們辯經。當時她們仍是初學者,只有一、兩位懂得怎樣辯經的規則和語言。到了第二年,情況有一點好轉,而到了第三年,我發現,以自信心和辯經的理路邏輯來說,她們的進步非常明顯。對此我感到非常快慰,我肯定她們很快就可以更進一步,提升水平。

問:你對藏傳比丘尼的前景有甚麼看法?

答:在西藏社會,我們經常談及事物依於因緣和合而生。自從我們開始這方面的工作後,得到助緣配合,一切都很順利,我更因而建立起很強的自信心和勇氣。我深信,比丘尼的弘法定會開花結果。

問:法王,感謝你撥冗接受訪問。

離開後,法王滿懷希望的結論和他的樂觀態度在我們心中良久縈繞不散。我們想起他的著作《崇高之心:由內而外改變世界》(The Heart Is Noble: Changing the World from the Inside Out)中有這樣一段:

「我想我們必須說,現今我們比較需要的特質,是那些通常被描述為女性的特質⋯⋯溝通並細膩地去聆聽他人的需求⋯⋯這應該是個更『女性』的時代,一個女性對社會做出更多貢獻的時代。」(節自施心慧譯作)

法王在流亡的這些年,一直應付和解決了各種障礙和困難;他知道怎樣迎接每一天,領受生活帶來的喜樂,以及為迎來將來這個女性必大放異彩的時代而努力!


原文翻譯自佛門網全球版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家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 多維新聞網

寫下大寶法王噶瑪巴18年前出走的傳奇秘辛 - 超訊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關心流亡藏人的未來 - 超訊

和大寶法王噶瑪巴相約溫哥華 - 多維新聞網

加拿大電視人:噶瑪巴給我的能量傳遞 - 超訊

大寶法王噶瑪巴度孤獨地獄眾生

大寶法王傳奇

卑詩省西藏文化協會協辦觀音灌頂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

法王課程.〈金剛總持祈請文〉開示.第三天(圓滿日)課程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