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噶揚希仁波切轉世.特別報導系列3之3】



德噶寺內,歡迎「天噶揚希仁波切」!

時間:2017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時間:2016年2月24日至2017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尼泊爾邊倩寺、尼泊爾努日、尼泊爾加德滿都滿願大塔及機場


回到印度後,堪布噶旺向法王呈示了新屋、雪山繚繞、草原等照片、描述了細節,堪布噶旺也轉述了孩子親友所說的故事。

■白雪天出生的小男孩

例如,媽媽達華.菩慈(Dawa Putri)大約歷經了三天的陣痛,在輕微的勞累下,第三晚生下了一位男孩。當時,為期三天的輕徐降雪在當晚轉變成一場巨大的暴風雪,山間整個覆蓋上輝煌的純白。這對夫妻向當地僧眾洛奔.久美(Lopon Gyurme)詢問徵兆,他回答說,可能是好兆頭,因為以往的下雪,常代表著當地將發生祥瑞之事。

這孩子出生於2014年12月14日晚間11:30,相較於第三世天噶仁波切於2012年3月30日凌晨的圓寂,若他真的是轉世揚希,那他也確實如法王所寫的轉世祈請文所言,「迅速」的歸來了。

又例如,男孩被命名為尼瑪.敦珠,出生時臍帶曾以反時鐘方向繞過頸部,而且兩眉中間有一個紅點。出生兩天後,他的叔叔、烏金喇嘛來探望,為他製作生辰圖,並說,「這是一個有大福報的孩子」,他們並為孩子在屋頂掛上一支彩旗,在藏曆3、13和23日時做煙供。

還有,這孩子出生沒多久,就受過桑傑年巴仁波切的幫助。故事是這樣的:大約滿月時,男孩出現鼻塞的問題。於是,一通電話便打給了男孩出家的舅舅雲滇.南嘉(Yönten Namgyal)。在尼泊爾邊倩寺佛學院就讀的雲滇.南嘉,便向上師桑傑年巴仁波切請示。仁波切給了一些藏紅花,然後指示:「用它來做煙供清除障礙,孩子不會有事的。」每天男孩洗過澡後,家人便拿一點藏紅花做煙供,同時讓煙輕輕拂過男孩的臉龐,經過兩個月左右,男孩就痊癒了。

■幫乞丐要食物:「他們是我兄弟」

隨著一天一天的成長,這孩子的個性日益清晰,他很喜歡和其他孩童相處,即使被欺負,也從不生氣或回手。而印度邊境的乞丐們每年有2到3次,會來到努日地區乞討,當地人大部分都視而不見,或加以驅趕。

但這孩子看到他們時,還未滿歲的他,會邁開小步,追著媽媽,清楚的說,「他們是我的兄弟,給他們吃的」。如果當時家中沒有現成飯菜,媽媽就會帶著他,把家裡任何可吃的如糌粑,送給乞丐。

而其他線索也指向高度的相似性,例如第三世天噶仁波切有許多條念珠,他房內有專門裝滿念珠的木盒,他會時常更換所用的念珠。而這孩子特別喜歡念珠,當他看到鄰近爺爺奶奶手中的念珠時,他會一把抓住。有次有位老鄰居來家中拜訪,發現找不到念珠,原來在這孩子收去了。還有那句字正腔圓的藏語「札西德勒!」,堪布噶旺和法王說。

但法王說,關於天噶仁波切的轉世,他沒有什麼要說的,就先這樣吧。

10個月過去了,12月底,邊倩寺總管和桑傑年巴仁波切報告,說邊倩寺的僧眾們即將啟程前往菩提迦耶德噶寺,參加噶舉冬季辯經法會,直到2017年3月的藏曆新年後才會回來。

總管詢問說,「有沒有什麼要和法王報告的呢?」桑傑年巴仁波切說,「不用,法王知道你是誰,他如果有指示的話,會找你的,如果沒有,你們就按期回來」。

■法王要邊倩寺代表「以修持成就,來迎接上師」

於是邊倩寺的僧眾集體來到第34屆祈願法會,並發現處處都是天噶仁波切的留影。

法王於冬季辯經法會中提到,2月7日舉行的勝樂金剛大灌頂,是他此生所給予的最大灌頂,屬於無上瑜伽部,他第一次給予灌頂時,是他的密續上師:天噶仁波切仍住世時,在仁波切指導下,給予的瓶灌頂。

藏曆新年前的瑪哈嘎拉法會,主要的金剛舞由邊倩寺僧眾修持。這支於聖地重現失傳近三百年的金剛舞「黑帽鼓舞」,源於第六世法王的淨觀,並盛興於第七世法王起的噶千大營地,之後逐漸失傳,直至1959年十六世法王離藏入錫金隆德寺後,方由隆德寺當時的閉關上師:天噶仁波切重新習得此傳承。

之後天噶仁波切與十六世法王共同完成編修並帶入邊倩寺,從皈依發心、獻曼達開始,一次修持長達5小時。金剛舞儀式前幾天晚上,法王主持金剛舞的綵排時,他特別在祈願法會高大的釋迦牟尼佛像前,帶領邊倩寺喇嘛共念「皈依發心」,並鼓勵他們說,「要以修持成就,來迎接上師!」,並帶領他們迴向障礙盡除、天噶仁波切早日歸來。

■尋訪隊成員,祈願法會後再次集合

3月2日噶舉大祈願法會點燈祈願法會那天的上午,總管天帕.亞佩與朋友去晉見法王並拍團體照。拍照完,法王讓其他人先離開,帶他進入法王會客室內,指示:讓邊倩寺的僧眾按時返回,而天噶仁波切轉世尋訪隊的另外三名成員,請他們在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時,回到菩提迦耶。

依照指示,四位成員共同參加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中,3月9日至11日的吉祥長壽天女法會。

而遠處世界第八高山瑪納斯山的洛崗,當吉祥天女長壽法會開始之前,便有輕微的降雪,等到法會實際展開的那三天,轉成大雪,男孩家周圍積雪高達四英呎。尼泊爾地區已經入春了,這麼大的雪量相當罕見,而在3月11日下雪後,轉成豔陽天,將覆蓋著男孩家的白雪全數融化。

之後,男孩的父親回憶,正是這場和男孩出生那晚的兩場吉祥大雪,讓他堅定了對法王的信心。

■「這是我淨觀中清晰浮現的文字」

場景回到菩提迦耶德噶寺,3月11日吉祥長壽天女法會的圓滿日時,法王在法會中,望向遠方,之後如同去年一般,低頭振筆疾書,然後將信函放入信封中,以潔白長哈達包裹住。

下座後,他將信函交給總管,並說,「這並非是按我個人的思維所寫,而是如實記下淨觀中清晰浮現的文字。」法王還指示:「法會結束後,帶尋訪隊伍來見我,我會向大家說明。」

法王告訴尋訪隊伍,這封信裡面寫的,是他們在尋訪天嘎仁波切轉世時,需要持誦的偈文,法王接著指示:「立刻動身去尼泊爾,去尼泊爾滿願大佛塔附近,找這個馬年出生的孩子,你們會找到的。」

■加德滿都滿願大塔旁,馬年出生的孩子在哪裡?

尋訪隊隔日趕到加德滿都,繞著殊勝的滿願大佛塔及周邊蜿蜒錯綜的小街道,尋找馬年出生的男孩。當時滿願佛塔剛舉行完地震後重建的開光大典,眾多努日的居民在金頂佛塔的雙眼顧視下,一遍一遍的持咒繞塔。

馬年出生的男孩很多,但沒有一個孩子,有與預言信中姓氏相符的父母。

轉世的尋訪隊伍從抵達後,就每天沒日沒夜的在加德滿都巷弄間尋訪著。而當他們還在尋訪的第三天、3月14日時,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內、正在教授《解脫莊嚴寶論》的法王,於全球公開轉播的課程中,當眾宣布,今年有望迎請天噶仁波切回來!

法王說,「幾年前我們在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上,迎請了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並且舉行了認證坐床的儀式,今年如果內外的因緣條件具足,希望能夠迎請天噶仁波切的轉世來辯經法會上,進行認證坐床的儀式。」法王並宣布辯經法會將因此延後幾天。

「找到了!?」眾多帶著恭喜、讚嘆、好奇、歡欣的電話,湧向尋訪隊的成員。「沒有!」他們一邊回答,一邊繼續探問尋找、心臟狂跳。

分頭走遍了滿願大塔周邊,還是沒有找到類似的孩童。

3月17日,堪布噶旺接到法王的指示,說尼泊爾邊倩寺當晚必須徹夜修持度母法會,以消除障礙。

■「36小時內,帶孩子來菩提迦耶!」

3月19日晚上9:00,堪布噶旺再度收到法王的指示:「明天或後天上午,帶著那位洛崗的孩子,迅速回來菩提迦耶」。

這個指示的意思是:正在加德滿都佛塔周邊日夜找尋的尋訪隊伍,必須即刻想辦法抵達6天車程之外的尼泊爾北端高山上,去見去年此時拜訪過的那個男孩,並將那位小男孩從尼泊爾高山上,帶回到印度,1天半內,要抵達菩提迦耶德噶寺。

車程預估是14天。所幸,當晚聯絡到一位尼泊爾重要友人,他幫忙訂到了隔天、3月20日早上8:00的直升機。

直升機奔向層層雪山間、努日惹地的那棟石屋,邀請了男孩與父母,再立即趕回加德滿都,直升機於當天下午在加德滿都機場一落地,就轉搭吉普車趕回印度。

這是山間草原上的小天噶揚希,第一次看到汽車。

■這一家的「半個成員」,已經來了!

吉普車徹夜未停,在3月21日清晨5:00,抵達印度,並於早上8:30來到德噶寺。他們滿臉疲憊,但更難掩興奮。

在車上時,尋訪隊伍聊起近一年來的近況,發現媽媽達華.菩慈懷孕了,已經五個月,離懷胎十月剛好一半,加上爸爸、媽媽、小姐姐和小男孩,正是法王預言的「家中成員四個半」。

而也因為達華.菩慈懷孕,本來依照新年習俗,前往加德滿都滿願大塔邊繞塔的夫妻和小天噶揚希及其他家庭成員,提前回到了努日家中,在尋訪隊伍來到加德滿都的當天,彼此交錯而過。

3月21日早上9:30,德噶寺內,以6百位參加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的尼眾為主的大眾,開始十六羅漢的修法,祈願教法永傳。法王噶瑪巴的法座右側,已擺好一座較為迷你的、披著金紅色錦緞的法座,及另外兩把椅子。法王戴上黑色事業法帽,法會開始了,大家屏息微笑等待,寧靜中難掩雀躍。

■三個月法會最後一天,歡迎「天噶揚希仁波切」

在讚頌「十六羅漢」的念誦聲中,法王辦公室代表嘉岑.索南(Gyaltsen Sonam)及尋訪隊伍的法王辦公室代表堪布噶旺,依序持香踏入大殿,後方一位年輕男士抱著他的長子:穿著金色小袍的尼瑪.敦珠(Nyima Döndrup),踏入德噶寺大殿內。

這一刻起,人們即將以新名稱呼喚他:天噶揚希仁波切。

在父母向法王三跪拜後,天噶揚希仁波切被抱到法王面前,法王為他綁上紅色加持繩,並輕柔裹上幾圈白哈達,天噶揚希睜著極為清亮的雙眼,直直的凝視著法王,法王也回報以微笑。

之後,男孩被奉上法座,父母則坐在旁邊。他轉過身來,繼續環顧著法王及對面的各寺院堪布。之後,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尼眾代表獻上身口意供養,接著是各寺院代表獻上供養。

兩歲半的天噶揚希仁波切伸直著穿了簇新小皮鞋的小腳,周邊簇擁的白哈達堆不斷變高,他端直上身、溫柔而深沈的看著每一個俯身敬拜的會眾。

這是長達三個月的噶舉祈願法會的壓軸時刻,混雜無數夾雜滿願與驚嘆的眼淚,完美落幕。

■法王說:讓孩子回雪山上的家過童年吧

典禮圓滿後,尋訪隊與父母前往晉見法王,在拍合照時,在父親懷中的小天噶揚希仁波切身體倚向法王,睡著了。而半懷抱著天噶揚希的法王,大眼燦亮,笑出了一輪彎月。

沈睡中的小天噶揚希仁波切,接下來會迎接忙碌的幾天:前世的弟子們會蜂擁來見他,他和父母也會一起去菩提迦耶佛陀成道的正覺大塔去獻佛衣,去瑪哈嘎拉山洞朝聖,並回到尼泊爾邊倩寺,參加生生世世互為師徒的第十世桑傑年巴仁波切,所主持的簡單隆重的歡迎典禮。

當他們準備返鄉時,法王要求邊倩寺發出官方告示說,這次典禮並不是認證儀式,僅代表歡迎,天噶揚希仁波切在七歲前,都不應出席公開法會,或讓會眾前往晉見並要求加持,等滿七歲後,法王會與桑傑年巴仁波切討論,屆時會再公布認證坐床大典的規劃,請大家耐心配合。

在法王指示下,小天噶揚希仁波切將回到雪山圍繞的家中,和父母及姐姐、弟弟相伴,置身於這一個空氣清新、連汽車都看不到的寬朗天地間,慢慢長大。

附註一:邊倩寺的官方資訊中,天噶揚希仁波切已經四歲,這是以藏曆算法而言,孩童在每次過藏曆新年後,就增加一歲,因此出生於藏曆新年前的揚希,2個月大時已被算為滿一歲,然後中間經歷了兩年,而今年揚希來到菩提迦耶出席歡迎會之前,又剛過藏曆新年,因此變成四歲。若以西曆而言,出生於2014年12月14日的天噶揚希,僅有2歲3個多月。


  2017.3.21 天噶揚希仁波切轉世.特別報導系列3之3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70321-2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家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 多維新聞網

寫下大寶法王噶瑪巴18年前出走的傳奇秘辛 - 超訊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關心流亡藏人的未來 - 超訊

和大寶法王噶瑪巴相約溫哥華 - 多維新聞網

加拿大電視人:噶瑪巴給我的能量傳遞 - 超訊

大寶法王噶瑪巴度孤獨地獄眾生

大寶法王傳奇

卑詩省西藏文化協會協辦觀音灌頂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

法王課程.〈金剛總持祈請文〉開示.第三天(圓滿日)課程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