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英多吉:藏傳佛教繪畫史上的傳奇 - 每日頭條



2017-02-07 由 喜雅藝術 發表


十世噶瑪巴曲英多吉(1604-1674年)不僅是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的宗教領袖,同時也是西藏藝術史上一位偉大的藝術大師。

他留下的眾多精美唐卡和佛教雕塑作品均被世界各地收藏機構所珍藏。西藏唐卡繪畫雖歷經千餘年,但畫風傳統規矩,鮮見藝術家的個性流露。唯有曲英多吉的作品強烈地表現出藝術家的獨特個性和審美趣味,從而使其成為西藏繪畫史上值得濃墨重彩的一筆。




明代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在政治、經濟、宗教和文化藝術等各個領域的大規模頻繁交流,為西藏各大藝術流派的形成和藝術家們的藝術創作提供了新的養料,並且催生出一批融漢藏藝術於一體的精美傑作和精通漢、藏兩種藝術的著名藝術家,生活於明末清初的噶瑪噶舉派黑帽系十世噶瑪巴曲英多吉就是其中的翹楚。(微信ID:himalayanartcn)

一、成為噶瑪巴

曲英多吉於藏曆木龍年(公元1604年)三月八日誕生於西藏東北處的勾洛康西塘。據記載,剛誕生後,這名小嬰孩就朝東南西北四方各走了一步,正如釋迦牟尼佛出生時一樣。然後便結跏趺坐下,開始念誦觀音以及般若波羅密多咒。曲英多吉孩童時代便在藝術上表現出特殊的天賦,不僅對藝術創作情有獨鍾,經常沉迷於雕塑和繪畫的創作之中;而且從小就具有非常高的藝術鑑賞力。

他的一生見證了當時西藏政局的複雜多變,經歷了噶瑪噶舉派的盛極而衰。噶瑪噶舉派勢力自第五世噶瑪巴·德銀協巴被封為如來大寶法王之後,勢力在西藏地方日益擴大,並逐步拓展到全藏。1612年,敦迥旺布推翻了帕竹政權的統治,建立了噶瑪政權。這年曲英多吉八歲,正式被確認為九世噶瑪巴的轉世,被推為全藏法王,執掌噶瑪政權24年。此後,曲英多吉開始了僧人的正式生涯,主要師從噶瑪噶舉派紅帽系六世活佛曲吉旺秋、三世活佛祖拉嘉措等人學習。先後學習藏文讀寫、繪畫、書法、詩歌和各種顯宗和密宗經典。

二、歷史變革的歲月

曲英多吉生活的青年和中年時代,西藏正經歷著一場巨大的歷史變革。此時,正值明朝晚期中央權勢衰落、蒙藏兩族地方勢力相連結、甘青一帶和衛藏地區紛爭擾攘的時候。就西藏地方勢力來說,此時噶瑪噶舉和後藏的仁蚌巴、藏巴汗先後連結為一方;格魯派和帕木竹巴及其一部分家臣聯合為另一方;雙方又各自聯合與自己有關的蒙古族汗王並引入蒙古軍而形成錯綜複雜的、彼此戰爭的形勢。

先是噶瑪噶舉派支持架空西藏地方帕木竹巴政權的仁蚌巴家族,仁蚌巴家族通過戰爭不斷擴大實力,並將其勢力從後藏擴展到以拉薩為中心的前藏地區,格魯派在拉薩的實力受到了極大的削弱。在藏巴漢政權首領頓月多吉的支持下,噶瑪噶舉派不僅在拉薩修建自己的寺院,而且禁止哲蚌寺和色拉寺的僧人參加拉薩一年一度的傳召大法會。1518年,仁蚌巴家族被新興的辛廈巴家族取代後,噶瑪噶舉派迅速與該家族建立了聯盟。與仁蚌巴家族一樣,辛廈巴家族在控制後藏後,也通過戰爭等手段將其勢力範圍擴展到拉薩,並建立了藏巴汗政權,對格魯派採取遏制政策。雙方為了各自利益,都相繼引入蒙古軍隊相助,互相殘殺。

對於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雖然大多數文獻認為噶瑪噶舉派一方的主角是紅帽系五世和六世活佛,但作為噶瑪噶舉派教派最高首領的曲英多吉自然難以置身事外。關於他在其中的角色,藏文文獻有兩種不同的說法。噶瑪噶舉派的文獻都極力為曲英多吉開脫;另外一些文獻則認為其在1618年藏巴汗彭措南傑打敗侵入拉薩的蒙古軍隊之後便承認了他「王」的地位,並且給了他一方紅色玉印。

三、雲南麗江時期

1640年,五世達賴與四世班禪邀請青海蒙古固始汗入藏擊敗藏巴汗,推翻噶瑪政權,第十世噶瑪巴·曲英多吉由拉薩避至洛札地區,後又從洛扎經工布至雲南麗江。麗江自明代開始就與噶瑪噶舉派建立了很好的關係,十世噶瑪巴·曲英多吉在麗江得到了木氏土司極大的尊敬。

據漢、藏文獻記載,在麗江期間,曲英多吉的活動主要是雲遊朝聖、收徒建寺、講經說法和進行藝術創作,傳播噶瑪噶舉教法。其中,漢文文獻較為簡略,而藏文文獻相對翔實。乾隆《麗江府志略》將曲英多吉的名字漢譯為「處音都知」,對他在麗江的活動進行了簡短的記述:「處音都知,譯言法界金剛也。順治己丑年(1649),自西藏來,住錫解脫林,為四眾說法,初未信服。常夜失所在,其徒尋至西園寺,方與銅像賓頭盧尊者談法,彼此互答,始驚異之。後西園災,惟賓頭盧像不毀。吳逆將叛,備禮來迎,固卻,西歸」。

按藏文文獻,曲英多吉到達麗江後,先後朝拜卡瓦格博聖山和貢嘎聖地;1649年,曲英多吉在貢嘎且松修建了大悲觀音殿,並為佛殿創作了大量的繪畫雕塑;1656年,在麗江為一千多名僧眾授沙彌戒和比丘戒;多次應木氏土司邀請,前往木府為木氏土司講經說法,主持各種法事活動,為木氏土司之子剃度。據說,曲英多吉因不習慣木氏土司府的喧雜,於是前往僻靜的寺廟修行,後來又曾只身前往果洛。

曲英多吉在雲南的經歷,為其畫風的創立創新奠定了基礎:

一是雲南風物對噶瑪巴的繪畫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二是在麗江期間與來自江南的畫家交流,學習了沒骨繪畫的技巧,三是麗江的多元文化使噶瑪巴能輕易地接觸到中原繪畫。這三點是促成十世嘎瑪吧曲英多吉繪畫風格形成的關鍵因素。

四、繪畫風格的形成

曲英多吉不僅是一位佛學大師和教派首領,還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一生多才多藝,在美術、文學和音樂上均有較高造詣,尤其是在美術方面,精於繪畫和雕塑,創作了大量的美術作品,不少精品傳世至今,被學術界稱為西藏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他的美術作品在繼承傳統藝術的基礎上,推陳出新,自成一家。不少作品深受漢地、尤其是江南畫派的影響,以至於他所創作的唐卡作品,在歷史上被稱之為「漢式唐卡」。

拜師求藝和臨摹古代藝術品是曲英多吉藝術成長和教育的兩大主要途徑。

曲英多吉早期的藝術啟蒙主要淵源於勉塘畫派,主要師從西藏洛扎縣的勉塘畫派傳人次仁大師。與此同時,曲英多吉還通過其主要上師之一的紅帽系六世活佛和三世巴臥活佛接受過嘎瑪嘎赤畫派的影響。這兩位活佛都是噶瑪噶舉派重要的活佛,他們二人除向曲英多吉傳授顯宗和密宗的教法外,同時也擅長畫畫。雖然關於這兩位活佛的藝術背景缺乏記載,但應當與噶瑪噶舉派支持的著名藝術流派嘎瑪嘎赤畫派密切相關。

與拜師求藝相比,曲英多吉早年的藝術教育和實踐更多地受益於他對古代藝術精品的直接臨摹。這些藝術精品主要包括宋代以來內地的畫作、西藏的重要藝術遺珍和古代印度的藝術傑作等。他曾多次臨摹、學習、吸收西藏15世紀著名畫家勉拉頓珠和齊烏崗巴大師的作品、宋代和元代漢地的十六羅漢絲織唐卡以及克什米爾的金銅佛造像等。曲英多吉在充分學習勉塘畫派、齊烏畫派和嘎瑪嘎赤畫派等西藏傳統畫派藝術的基礎上,充分吸收和借鑑漢地和印度等域外佛教藝術,經過長期不斷的藝術實踐,將這些藝術傳統融會貫通,最終形成了與眾不同的藝術風格。

五、傑出的藝術成就

曲英多吉一生創作了大量的繪畫和雕塑作品,是一位多產的藝術家。繪畫主要包括唐卡和壁畫;雕塑則涉及金銅造像、牙雕、犀角雕、石雕和泥塑等各個種類。

其中不少作品一直保存至今,主要保存在國內和西方的各大寺院、博物館和私人藏家手中,成為今天研究他藝術風格和才華最重要的第一手資料。據初步統計,國內的收藏單位主要有西藏的布達拉宮、大昭寺、西藏博物館、北京故宮博物院、雲南麗江市博物館;國外的收藏單位主要有美國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魯賓藝術博物館,俄羅斯的國立艾米爾塔什博物館以及私人藏家。除此之外,在國內外的寺院、各大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家中還保存不少在風格上與題寫有曲英多吉題記的作品風格相近的雕塑和繪畫作品。這些作品雖無明確的作者題記,但從風格對比可知,它們為曲英多吉創作,或與其風格關係密切。

這些傳世的曲英多吉或與其密切相關的雕塑和繪畫作品,與藏文文獻中有關其藝術風格和創作的記載基本一致,基本反映出曲英多吉在雕塑和繪畫方面傑出的成就,對後世藏傳佛教的藝術創作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六、藏傳佛教繪畫史上的傳奇

曲英多吉早期學習過勉塘畫派的造像和繪畫,但在其繪畫中卻鮮有表現。曲英多吉一生流 轉,遊歷了太多的地域,也見識了傳統以外的多元繪畫風格,其一生不止用一種風格在作畫。其畫風以繼承西藏康區嘎瑪嘎赤畫派為主,吸納漢地繪畫因素,並受到雲南本土繪畫色彩體系的影響,從而形成了藏族繪畫史上開放包容、多元融合、繼承傳統又不墨守成規的獨特繪畫風格。

曲英多吉的作品在構圖上分三種:一是融合較多漢地繪畫因素的構成,以半邊山水的樣式代替傳統滿繪的大青綠山水,畫面留有大量空間;二是傳統的中心構圖法;三是傳統的佛傳組畫構成,依據內容繪出代表性的場景,各個場景之間以山水樹石、建築、花鳥等做間隔。人物造型相對於傳統嚴謹的造像量度,更趨於寫意和描寫人物淡然的神態,注重個性情感的表達。

在色彩體系上:

一是類似於漢地繪畫的淡彩畫,重意的表達,善用彩墨;二是偏重水墨的寫意畫;三是以傳統嘎瑪嘎赤畫派偏重青綠設色的特點,並融合雲南本土繪畫色彩因素的重彩畫,偏重青綠,層層渲染,層層覆蓋,色彩濃厚而清麗。

繪畫題材方面:

曲英多吉尤其喜歡羅漢組畫,這也是17世紀羅漢題材在康區特別流行的原因,是他帶動了一個地區的題材偏好。曲英多吉對動物的偏愛,對各種動物的生動刻畫、精心描繪,也是曲英多吉突出的個性特徵之一。

曲英多吉獨特的藝術風格對清代的藏傳佛教藝術、尤其是嘎瑪嘎赤畫派的創作潮流產生了直接而又重要的影響,為明末清初藏、漢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成為藏傳佛教繪畫史上的傳奇。


2017.2.27 曲英多吉:藏傳佛教繪畫史上的傳奇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other/mmgyyn6.html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家專訪: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 多維新聞網

寫下大寶法王噶瑪巴18年前出走的傳奇秘辛 - 超訊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關心流亡藏人的未來 - 超訊

和大寶法王噶瑪巴相約溫哥華 - 多維新聞網

加拿大電視人:噶瑪巴給我的能量傳遞 - 超訊

大寶法王噶瑪巴度孤獨地獄眾生

大寶法王傳奇

卑詩省西藏文化協會協辦觀音灌頂

法王課程.〈金剛總持祈請文〉開示.第三天(圓滿日)課程紀錄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