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惹學院畢業典禮中,法王噶瑪巴呼籲保存西藏文化



時間:2017年4月30日
地點:印度 喜馬偕爾邦 達蘭莎拉



大寶法王噶瑪巴應邀前往達蘭莎拉(Dharamshala)的康惹(Kangra),出席薩惹西藏高等研究學院(Sarah College of Higher Tibetan Studies)和佛教辯證學院(Institute of Buddhist Dialectics)的聯合畢業典禮。法王並協同藏人行政中央宗教與文化部部長噶瑪.噶勒.祐兜(Karma Gelek Yuthok),為薩惹學院的畢業生頒發阿闍黎證書,並且為佛教辯證學院的畢業生頒發佛學學士(Pharchin Rabjampa)和碩士(Uma Rabjampa)證書。

抵達薩惹學院時,法王受到該校僧俗二眾學生的夾道歡迎。在學院的辦公室短暫停留後,法王受邀進入會場,接受與會代表的曼達獻供及身、語、意供養。

在問候會眾後,法王首先表示,無論是在印度或海外,對於出席大學裡的活動,他已相當有經驗。但他感覺自己與薩惹學院特別有緣,因此出席今天的典禮尤其讓他感到高興。

法王還特別提到學院中學習四大教派典籍的學生,尤其是完成佛學學士和碩士學位的女眾畢業生:「薩惹學院秉持僧俗就學平等的方針,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學習佛法,其中也包括女眾居士。現在所有女眾都可以研習主要佛典,這點非常好。」

在談到學習藏文時,法王指出:「藏文是一切的基礎。如果去看敦煌的藏文文獻的話,我們會發現裡面有兩種藏文:一種是出自佛經、佛教論典的書寫式藏文,另一種是出自當時的歷史性文獻、通訊和書信的口語式藏文。傳統佛教典籍中使用的藏文,它的風格、文法和語法,跟我們現在使用的藏文非常類似。然而,歷史性文獻、官方通訊和書信使用的藏文,它的風格、文法和語法就有不同的變化了。」

法王接著說明:「在這兩種藏文之間有一個差距。學藏文時,最難學的是口語式藏文,而這個問題並非藏文獨有,它也存在於其他的語言當中。例如,我學韓文時,有人告訴我:『你寫時要這麼寫,但講時就不同了。』韓文的這種書寫語和口語之間的分歧,就跟藏文類似。」

「口語式藏文的發音隨著時代而改變,因為有些字母被寫錯或被省略,所以難以找回真正的發音。例如,藏東講的藏語會說:『Tering mida katsu lep du?』(今天來了多少人?)這裡不尋常的字是mida。mi 的意思顯然是『人』,但為什麼還有個da 呢?原來da是藏文rta 『馬』 的誤寫。因為古時候的人總是騎著馬來的,所以人和馬是分不開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ta的發音就變成da了。然而,無論口語發音怎麼變,在寫這個字時,我們 仍然必須寫mi rta。」

法王接著提到噶當派祖師開示的典籍:「這些是以中藏的口語式藏文所寫,我們或許可從中推測當時普遍的藏文發音。」法王還指出:「在讀書寫式的藏文時,你不用花太多注意力在語言上,你就是這麼讀過去。但在讀口語式藏文時,感覺就不一樣了,你自然會去想它在講什麼。」

「書寫式和口語式語文之間的巨大差距,該如何彌補呢?一般上過學的藏人還是看不懂書寫式藏文。如果你給他們一部論典,甚至是一本普通的書,他們都不一定看得懂。然而,如果是上過學的外國人或華人,你給他們同樣內容的外文或中文讀物,大部分的人都能夠看得懂。因此,同時保存我們的書寫式和口語式藏文,這點極為重要。大家不妨在這方面多做探討,進行研究。」

法王指出,薩惹學院向來重視西藏語言和文化的學習,許多對這方面有興趣的人,也會來此學習西藏的佛法、語言、歷史和佛教科學:「然而,大家的想法和行為似乎有所改變。一般而言,虔敬心可能有兩種演進的路徑:走偏的虔敬心就變成是盲信,沒走偏的虔敬心就會成為深刻和持久的信心。」

「以前的學生似乎有強烈的信念,但現在學生的行為好像已經改變了。箇中原因很難說,但重要的是我們要好好注意這點。」

在談到西藏的未來時,法王告誡:「在西藏境內,與佛法和西藏文化傳統對立的人逐漸增多。就某方面來說,這是全世界都在發生的事情,所以沒什麼好驚訝。但我們藏人已經走到了一個至關緊要的關頭,我們的所有人都必須共同合作,同心同德。當然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哲學,然而,如果這會導致社會擾動,並且加深對立的話,那麼西藏社會就會受到破壞。」

「個人有個人的見解和立場,這完全沒有問題。但這些不應該被拿來當成譁眾取寵的工具,我們反而應該去找到彼此的共同點。我們活在一個危殆不安的時代,因此,重要的是我們互相合作,關係和諧。從外面來看,我們似乎是一個強大的民族,但在我們社會的內部,卻因為各自採取的強硬立場,而有意見的衝突和激烈的爭執。於此情況下,藏族要再次興盛難矣。」

「我們有不同的政治立場,有不同執持文化傳統的方式,也有各種宗教傳統。就一方面來說,這些為我們的社會創造出不同的元素,以及彼此討論和交流的領域。然而,如果我們以一己之見、為了一己之私而制定策略和計劃的話,就會把我們社會的和諧破壞掉。」

在談到西藏的風俗時,法王表示:「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有許多可以說是訛誤的風俗。但我不認為把所有舊的風俗拋棄是好事。藏族跟其他民族有點不太一樣。藏族與自己的風俗習慣關係密切,這跟佛教的哲理和修持有深刻的關係。如果把所有的風俗都丟掉,我們就會連珍貴的珠寶、我們美麗的裝飾都沒了,再也拿不出什麼可向別人展示。」

「之前,我們無法靠自己的兩腿站立。現在,要記住,我們必須看顧自己繼承的文化,並且好好珍惜它。我們應該將它傳續至未來,並且保持與當代世界和科學發現的連繫。在這個基礎上,藏族所承續的傳統,例如佛教典籍,就會變得比以前更重要、更有力量。然而,要做到這點,我們必須有一顆受到佛法薰陶的心和堅定的誠意。」

接著,法王探討藏人社會中的另一個問題:「有時藏人社會對政治過於熱衷,我們反而應該多討論佛法、我們的文化和學術傳統。在西藏境內的藏人相親相愛,我們可以在西藏三大文化區中,找到真正和諧的例子。這跟我小時候的情況不同,以前藏東的藏人是藏東的藏人,中藏的藏人是中藏的藏人。現在西藏境內的藏人,開始看見彼此都是一樣的,彼此都有同樣的血肉和心願,他們不會像印度的藏人那樣,一直談論或爭論政治。」

法王勸告:「過去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我們應該要直接面對。目前為止,境內藏人持續保有他們的熱忱,從來沒有氣餒。我們應該以他們為楷模。」法王指出:「最初來到這裡的藏人,性情真誠、直爽、穩健,但現在的藏人偽善又狡詐。」

法王警誡:「在我們藏族歷史的關鍵性階段,我們必須非常小心謹慎。尤其達賴喇嘛尊者的年歲漸高,而印度內藏人的人口持續下降。許多人想去國外,有人告訴我,每年有四、五百人進行這樣的嘗試,雖然不見得都成功,但藏人確實有想要離開印度的願望。就另一方面來說,西藏來的藏人又持續在減少。」

結語中,法王再次提醒:「藏人必須團結在堅定的情誼中,藏人必須善於延續我們的藏傳佛法、西藏文化和社會。我們必須有一顆受到佛法薰陶的心。如果缺乏這樣的心,我們的未來便會困難重重。」

最後,法王祝賀所有的畢業生,並特別向獲頒佛學碩士學位的達隆夏祖法王(Taklung Shabdrung Rinpoche)致意。


  2017.4.30 噶瑪巴蒞臨薩惹哈西藏高等研究學院 Karmapa visited Sarah College for Higher Tibetan Studies (CHST)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藏譯中| 法王噶瑪巴姐姐於法王32歲生日時獻上的祝福信

噶瑪巴籲中共政府允許自己與父母在第三國見面 - 西藏之聲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朝拜加拿大五台山

噶瑪巴說:他1999年離開西藏時曾留下書信! - 美國之音

法王噶瑪巴參訪溫哥華靈巖山寺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行.不動佛灌頂及開示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第四屆「對話」論壇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佛教的根道果」第一堂課

噶瑪巴結束加拿大行程後抵達美國華盛頓弘法 - 西藏之聲

首次加拿大巡迴之旅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