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噶揚希仁波切轉世.特別報導系列3之2】



二度出動,尋訪「馬年出生的小男孩」

時間:2017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事件時間:2016年2月25日至3月底
事件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尼泊爾努日(Nubri)山區、印度瓦拉那西鹿野苑


■「請問你認識馬年出生的男童嗎?」

「你們即刻出動吧!」法王說。

「那揚希(註:藏音,意為「轉世者」)大概幾歲呢?」總管詢問到,法王說,應該在三歲到四歲之間。山間村落那麼多,會在哪裡呢?法王說,這是從尼藏區邊界旁的第一個村莊,村名是桑多(Samdo)。

於是,隔天2月25日一早,尋訪隊前往尼泊爾與西藏邊境交界處的努日(Nubri)。從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出發,若走陸路,需要六天的交通時間,因此尋訪隊改搭直升機,穿梭於崇山峻嶺間,蜿蜒來到此北方邊境。

當直升機抵達目的地山區時,尋訪隊成員驚訝的看到,和法王親繪地圖一樣的山間小村,浮現在他們眼前。他們決定在當地停留六天。

「我們在找一位天資聰穎的神童,如果能好好學習,他將為眾生帶來大利益,這樣的孩子有四位,我們已經在不丹、印度和錫金各找到一位,現在正在找第四位,請問您在桑多,看過這樣一位出生於馬年的男童嗎?」在堪布噶旺主問下,尋訪隊走遍了努日的桑多,想找出三、四歲大,父母名稱與預言信相符的小男孩。

但並沒有一位是符合的。第七天,法王說,「回印度吧!」,因此,他們空手折返回了菩提迦耶德噶寺。

當時,有一位年輕人正在尼泊爾聖地南無布達附近的蓮花生大士聖地雅夏那波(Yaksha Ngakpo)朝聖,他是住在努日的次凌.旺督(Tsering Wangdu),當他接到親友電話,聊到有尋訪隊到他們村落來找轉世祖古時,「我心臟突然開始劇烈地跳動,怦怦怦怦的,非常奇怪,好像被雷打到了一樣」,他回憶道。當然,當時的他並不知道,他就是天噶揚希仁波切的父親。

■盛大的吉祥長壽天女法會,祈請努日護法保護

回到菩提迦耶後,法王向尋訪隊伍說,若由邊倩寺來主辦之後為期三天的長壽天女法會,將能消除障礙。「必須要盡量盛大圓滿,可以承辦嗎?」法王囑託邊倩寺總管天帕.亞佩,並要求邊倩寺僧眾都需參與。同時,法王也親自邀請隆德寺的金剛上師、戒律師、維那等參與法會。

2016年,法王噶瑪巴從菩提迦耶抵達鹿野苑的翌日(3月21日),便在創古金剛智慧學院主持這場為期三天的法會。列席修法者陣容空前浩大,除了金剛智慧學院的住持暨大學者堪千創古仁波切外,還有來自法王法座隆德寺、邊倩寺、創古仁波切的札西確林寺( Tashi Choling)和度母尼師院(Tara Abbey)等,包括金剛上師、維那師、戒律師在內的兩百多位僧眾和尼眾。

和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期間的法會相同,金剛智慧學院莊嚴的大殿中同樣設置著兩座壇城,分別對應上午的〈噶瑪巴希上師相應法〉,以及〈吉祥長壽天女法〉的修持,持續三天的法會,於藏曆二月滿月吉祥日(西曆3月23日)圓滿。

會持續舉辦長壽五天女法會,不僅是因為長壽天女是噶舉法教的天人持守代表,中央的吉祥長壽天女是密勒日巴法教的傳承者,也是十二位守護藏地護法者的首席護法,同時,被視為是努日——也就是天噶揚希仁波切出生地的守護神。

■法會中,有更清晰的淨觀

「法會中,或許我會有更清晰的淨觀」,法王說。而如同法王所言,3月23日的法會圓滿日,法王在長壽天女法會中不時凝視虛空,之後命人取來紙筆,振筆疾書,並於下法座後,將紙對摺,直接交給了總管天帕.亞佩。

這張紙上,畫了靠著一個大石塊的房子,法王並標示出大門的方位。

於是尋訪隊成員於當晚再度集合去晉見法王。「你們要找的,可能是母親嫁到其他地區,或父親到外地娶親的,這樣的夫妻。」法王說。

■第二次找尋,再度搭直升機回到山間

五人再度來到努日的桑多,這次堪布噶旺請來當地的烏金喇嘛(Orgyen)廣召村民開會,在晴朗的山巒綠地上,村民們齊聚一堂,仔細討論著堪布噶旺的問題:「有沒有哪位到外地的家人,有馬年出生的兒子」?

大家非常合作,甚至打電話去詢問移民至歐美及澳洲的家人們。但問完好幾圈,符合「馬年出生」條件者,只有一位女孩。

三天轉瞬過去了,第三天傍晚,總管來到一家雜貨店前,點了一杯咖啡。「找到這孩子了嗎?」女老闆寒暄問候道。

「沒有,我們都找遍了,但就是找不到」。總管說,他們接著隨意聊起天來,發現店鋪老闆跟烏金喇嘛是兄弟,名叫西達(Sithar)。

「我姐姐的女兒,在馬年生了個男孩」西達說。

「你姐姐在哪裡?」總管問到。

「我姐姐的女兒嫁到洛崗(Rö)了」西達說,大概朝山下走3至4小時,就可抵達洛崗了。

■那小男孩「眼中有一種特別的光芒」

總管非常驚訝,他立刻回到旅社,將此訊息轉告給其他成員。「那我們明天出發吧」,烏金喇嘛和這家人是親戚,又廣受當地人尊敬,因此探訪隊也邀他同行。
他們前往烏金喇嘛處,邀約並詢問說:「你姐姐的女兒是嫁到了洛崗嗎?」烏金喇嘛說,「我姐姐早就過世了」。「那她女兒有兒子嗎?」「有啊。」「是否是在馬年所生?」「我問問」。

連串問答後,烏金喇嘛與他姪女(姐姐的女兒)打了個電話,發現他姪女的兒子確實是馬年出生的,而且嬰孩的生辰星相圖,還是請他繪的,於是他欣喜的加入探訪隊中。

隔天一早,六位成員跋山涉水,來到了名為「努日洛崗之新屋」 (New House in Rö of Nubri) 的烏金喇嘛姪女家,總管看到了一個小男孩。「他眼中有一種特別的光芒」。

與預言信中所寫的完全符合,這位姪女和她的丈夫名叫達華.菩慈(Dawa Putri)及次凌.旺督(Tsering Wangdu);那位姪女曾於貝諾仁波切的尼眾寺院出家六年,名為竹清.秋準(Tsultrim Chödrön),而她丈夫曾於措尼仁波切寺院出家四年,名為烏金.巴桑.旺波(Orgyen Pasang Wangpo)。巧合的是,措尼仁波切和明就仁波切的母親,也是來自洛崗,努日是明就仁波切的出生地。

■初見面,小男孩用藏語問候「吉祥如意」

當堪布噶望踏入房間時,他們的小兒子:1歲3個月的尼瑪.敦珠(Nyima Döndrup)走到門邊,看著他,說,「札西德勒!」。他從來沒有見過外人,也是正在牙牙學語的他,第一次講出藏語。

探訪隊開始詢問這位孩童的成長細節,達華.菩慈提到,懷孕期間,曾夢到一位年邁的、穿著大紅袍的僧侶,從她大姐在山谷上的家的階梯走下,並直直走近她和丈夫靠在大石旁的舊居中。「你的孩子會是轉世祖古,你應該修法布施餓鬼(chabtor)。」老僧人回頭說完,就消失了。

醒來後,達華.菩慈並未做此除障法。「人們總是會作夢,因此沒有太認真」。
而當他們談話時,小男孩數度捉住媽媽的衣角,用當地方言說了些話。尋訪隊成員請堪布鎢松翻譯時,他說,當地有以茶水歡迎賓客的禮俗,而小男孩說的是:「給他們倒點茶。」

■「半個人」在哪裡?

探訪隊根據預言信的細節,詳細詢問了家中成員及「大石旁的家」意義為何?當時,達華.菩慈家中除他們夫妻及這位一歲多的小男孩外,還有一個2歲的小女兒,名為卡桑.確吉(Kelsang Chökyi)。

而另外「半個」家庭成員呢? 媽媽達華.菩慈回答說,她並沒有懷孕。

「我們的舊家是建在一個大石頭旁」,夫妻回答到,由於當地有許多遊客,若將建築蓋建成旅館,可以增加收入,因此他們將房子左後角的這塊大石打碎,並用碎石塊蓋成了一座L型的、有更多房間的新屋。這座改建的新房在當地名為「努日洛崗之新屋」,小男孩是在新屋出生的,但當法王寫預言函時,小夫妻還住在大石旁的舊屋內。

■「可以回來了」。第二次空手而返

探訪隊難掩興奮地、再度向法王回報進度,但這訊息,也包括「沒找到這『半個人』」。三天後,法王傳訊說,堪布噶旺請回到菩提迦耶,其他邊倩寺的成員,可以回去尼泊爾加德滿都的邊倩寺了。

2016年底,探訪隊成員第二度空手而返,回到了各自所在地。


2017.3.21 天噶揚希仁波切轉世.特別報導系列3之2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70321-1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藏譯中| 法王噶瑪巴姐姐於法王32歲生日時獻上的祝福信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

法王噶瑪巴對近日兩名藏族少年自焚的呼籲

大寶法王溫市弘法勸勿沉迷數碼化溝通- 明報加西版(溫哥華)

多倫多大學迎來三大佛教傳承的高僧對話 - youknownews

「明鏡」藏文電子佛典 Android版正式發行

“明鏡”藏文電子佛典安卓版正式發行 - 西藏之聲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第四屆「對話」論壇

噶瑪巴籲中共政府允許自己與父母在第三國見面 - 西藏之聲